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12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他知道宣怀风生起这种感情上的气愤,是谁也不想见的,待在房子里总容易被找到,多半会选偌大的后花园藏身。

白雪岚散步似的,着意挑偏僻的小径,一边走,一边用犀利的眼神查看。

走了小半个时辰,又挑了一条小径,一直前去,荫影渐浓,把头顶上正耀武扬威的太阳遮了大半,真是一条很不引人注意的幽径;再往里,才知道是直通到假山后面的,山石下凿开一个黑阴阴的洞口,只容一个人进的大小。

白雪岚也不知为何,直觉这就是宣怀风爱挑的地方。

他探身进去,摸着冰冷嶙峋的石壁,一步步往里走,越走,越觉得潮湿难受,连空气里也一股病人似的冷味。

这如宣怀风目下的心境,又让白雪岚无端地冒出一股恼火,要耍脾气,什么办法不能用,偏要挑这种伤身子的地方躲着藏着,是故意以此让自己心疼吗?

可恼的是,自己确实心疼了。

再一想,初时被关进公馆,这人也是不问青红皂白,首先就自己灌了自己一肚子烟土水(注①),险些连小命也送了。

这样不爱惜身体发肤,真是太可恨了。

就只为了天上的宣司令宣夫人,也该好好教训一番才是。

这样一来,竟翻起旧恨,白雪岚眸子里那股光即刻就吓人了,无声无息地摸索进去,到了洞深处,若有所觉地蓦然停下。

狭小的半封闭似的洞里,有细细的呼吸存在。

白雪岚站了一会,适应里面的黑暗,慢慢看见一个身影坐在角落里,背挨着墙,一只胳膊靠着一个膝盖般高的石墩,枕着头,见有人进来,一点也没动。

嘿,居然睡了。

一刹那,那心似恼似怨,似喜似嗔,仿佛原是绷直的利得能断喉的弦,在空气里那么浅浅的均匀的呼吸间,就化成了匪夷所思的绕指柔。

白雪岚不自觉地屏了息,蹑手蹑脚走到那轮廓前,一点点把手挨过去。

心忖着,昨晚是把他累坏了,今天他又起得早,难怪睡过去。

指尖贴到软腻肌肤,却觉得有些烫。

白雪岚抽了一口气,轻轻摇他一摇,「快起来,要睡也不看看地方?」

宣怀风在他手底下略略动了动肩,嘤呜一声,也不知醒了没有。

白雪岚急起来,把袖子往上一撩,打横抱起他。

洞口本来就不大,白雪岚身高肩宽,还抱着一个人,更不方便。唯恐宣怀风头脸撞到看不见的突出的石角,白雪岚只能侧着走,缩肚收腹,自己使劲贴着石壁移了十来步。

出了洞口,后背后肩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走到九曲桥边,刚好,桥那边跨上来一个人,正是也在四处找宣怀风的管家。

管家一看,放下心似的,小跑着过来问:「找着了吗?真是大好事。」

但总长大白天抱着自家副官在花园里走动,毕竟有些碍眼,当下人的又不太好提,只用眼睛瞅了瞅,没吭声。

白雪岚说:「他在园子里看风景,大概是累了,坐在冰石头上睡着了。有点发烧,你快去打电话叫医生来。」

管家赶紧就去办了。

白雪岚把宣怀风径直抱回自己房里,放在床上,坐着守了一会,医生就来了,帮宣怀风略做检查,抹着薄汗笑道:「贵管家催得我十万火急来,还以为什么大病。您放心,病人只是小发热,打一针就无妨了。毕竟人年轻,底子足。」

给宣怀风打了一针。

白雪岚对医生轻描淡写地说:「还有另一件小事,也劳你看看。」

把上衣褪了,让医生看肩背。

医生啧道:「恕我多嘴说一句,您真真是太体恤部下了,擦伤得这么厉害,怎么却先人后己起来?虽然是皮外伤,如果感染了,也不是开玩笑的。」

重新把医药箱打开,拿酒精给破皮的地方消毒,再行上药,见白雪岚眉头都不皱一下,完全没事人似的,不禁崇拜赞叹,「总长,您真是硬气人。」

白雪岚觉得好笑,「这也叫硬气?擦伤罢了,比得上枪伤吗?那我也没吭过声呢。」

医生更是大大拜服。

医务事了,白雪岚叫人送了医生出去,又命听差端了茶点到房里,便信手从柜子里抽了一本《三言》,坐在椅子上,一边喝茶,一边悠闲自在地一页页翻。

翻到八十来页,眼角忽地瞥见床上身影隐约动了动。

白雪岚只当没瞅见,仍旧品茶看书,就是坐定了寸步不离。

再翻了三十多页,就看见宣怀风从床上坐起来了。

白雪岚把书放下,笑着说:「你什么时候醒了?好点没有?」

宣怀风又黑又长的睫毛往下垂着,一个正眼也不看他,默默地下床弯腰穿鞋。

白雪岚问:「刚才起来,又急着去哪?」

宣怀风本不打算和他说话,但回心一想,觉得这样打冷战,反而更显得他们之间有些什么似的,更是自讨其辱。

最好的方法,莫过于从此以后公事公办,当他副官时,只把他当上司看待,若日后有机会辞职,那是要头也不回的走掉的。

听见白雪岚问,就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地平静回答:「过晌午了,下属该去处理今天的公务。」

白雪岚差点在肚子里笑出来。

知他其实在吃白云飞的醋,倒颇有几分高兴。

偏偏这白雪岚很可恶,脸上装做一点也不知情,也用一副公事公办的做派,大剌剌地说:「那个不急。正好,我这里有件要紧公务和你商量,坐下说话。」

宣怀风觉得他是骗人的,不肯坐,站着问:「什么要紧公务?」

白雪岚抬着头看他,「最近城里流行起海洛因来了,这东西你听过吗?」

宣怀风在英国读书的时候,海洛因这种毒品是听说过的,他有一个外国同学,原也是正派青年,竟被这害得极惨,当即肃然道:「什么?城里竟然有了这种害人的东西?海洛因比鸦片危害更大,这可不行,必须严查。」

一认真起来,戒备的心就疏了,就势坐下来,问:「是从哪得到的消息?城里的大烟馆有胆子卖这个?」

白雪岚说:「昨晚从白云飞那弄来的消息。」

宣怀风怔了一下。

白云飞和这人在房里不风花雪月,竟是谈公务去了,这是他想也不曾想过的。

听这「白云飞」三个字,毕竟有些刺心,宣怀风脸上默了默,说:「难道白云飞有这方面的毛病?」

白雪岚说:「他这人,黄连木摆设似的,外头光鲜,其实里头有苦说不出。他家里败落后,带着个妹妹随着舅舅住,偏他舅舅、舅妈是一对大烟鬼,从前也是大户人家,大手大脚惯了,又一顿少不了烧烟,日子过得很不成样子。

白云飞每个月唱戏的包银,倒是一大半都让他们买烟土用了,剩下的几个子,又要供着他妹妹吃饭读书。所以他为着多点银钱,或求一件新行头,总要到别人家里走动。」

宣怀风还是第一次听白云飞家里的事,微微有些吃惊。

呆了一会,声音便不像刚才那样硬邦邦了,叹着说:「我倒从不知道。」

白雪岚笑道:「你一不看戏,二不捧角,知道这些干什么?你道我怎么和白云飞谈到了海洛因,就是因为他那不争气的舅舅,吃大烟还不管用,居然又栽在海洛因上了。这东西药性要命,那钱也是要命的,为着买它,连白云飞手上的金表都剥了送当铺里去了。

我看着他实在可怜可叹,今早起来想了想,就叫孙副官再送两千块钱过去。原打算等见到你就和你说的,不料等半天也不见你来。不过,我想你是不至于反对的。」

这一来,连消带打,霎时把宣怀风心头那股酸火吹得干干净净。

宣怀风便知自己错疑了白雪岚,十二分的羞愧,暗幸自己并未把这事当成开战的借口,否则一时气愤冲口而出,那更尴尬了。微红着脸反问:「我为什么反对?又不是我的钱,你爱送别人两千两万,尽管送去。」

白雪岚趁机站起来,绕到他背后,两手轻按在他肩上,说:「上次玉柳花来,你不是还劝诫我不要乱花钱吗?怎么现在我尊重你的意见,你又说这种反话来气我?」

一边说,一边便低下头,往宣怀风一边脸上蹭。

宣怀风拿手挡着,那唇就落在手背上,热热痒痒的。

又不能缩手,如果缩手,白雪岚就要亲到脸上了,只好让白雪岚狼似的吻着自己的手背。

宣怀风忍耐了一会,决定把心里另一根刺挑出来,正容道:「像我们之间的那些事,你都和什么人胡说吗?」

白雪岚顿时知道,他这一通火气,原来是在书房外偷听出来的。

若是听了外人嚼舌头,知道给白云飞钱的事也就算了,怎么连他和孙副官几句闲话都入心了呢?

不由暗骂自己粗心。

宣怀风脸皮既薄,心眼又死,以后再不能犯这样言语上的错误。

白雪岚忙认错道:「这绝对是我的错。我向你发誓,以后我们之间的那些事,若是我乱漏一个字给外人,叫我天打雷劈,五马分尸。」

竖起两根指头。

宣怀风被他弄得哭笑不得,回过头来,拍开他两根指头,绷着脸说:「你信洋人的教吗?不必虚晃这无用的一枪。你既答应了不再和别人提,我就以观后效吧。」

白雪岚见他这样轻轻放过,倒有些出人意料。

高兴之余,抱着宣怀风,在他脸上唇上硬是亲了几口,又要舌吻。

光天白日下,窗户又开着,宣怀风实在吃不消,气急败坏地一把将他推开了,说:「这是什么时候,你干这种好事也不看看日头。」

白雪岚邪笑,「好罢。我忍到晚上,你可不能坏了我的好事。」

宣怀风哪里肯接他这句不怀好意的话,顾左右而言他,「我本来说了今天还要练枪的,只不知道上哪去要些子弹?」

白雪岚到底还是凑上来,啄木鸟似的亲了一口,哂道:「子弹不过小意思,你要多少,只管开口。但只一样,先陪我吃了饭再去。」

宣怀风一看墙上的挂钟,已偏了午饭时间,腹中也是饥饿。

于是叫厨房准备饭菜上来。

两人就坐在房里,和和睦睦吃了一顿午饭。

饭后歇了一会,白雪岚就叫个听差去把宋壬喊来,并带些子弹给宣副官练枪。

片刻,宋壬就过来了,一进门,把两手满捧着的四盒垒起的子弹先放在桌上,啪地立正,昂头挺胸敬礼,吆着嗓子喊:「总长好!宣副官好!」

那大嗓门把宣怀风唬了一跳,刚喝入口的一口普洱茶差点都走到气管去。

白雪岚见他频频蹙眉抚喉,又因为有不熟悉的人在,怕失了仪态,强忍着咳嗽,连脸都挣红了,又好笑又心疼,忙伸过手来,一边帮他顺背,一边说:「没什么大事,你别急。这个叫宋壬,是我从山东那头调过来的,昨天刚到。我现在叫他当这边的护兵头儿。山东人嗓门大,做事粗,你得忍耐一点。」

宣怀风好不容易息了喘,抬头去打量。

眼前这人,比普通人高大,骨架大,肩膀也宽,长枪挂在他背上,那叫大小正好合适。脸上五官有些丑陋,但两眼极有神,倒衬出一股子雄纠纠的英气来。

不由点头。

他知道白雪岚家在东边是很有军事势力的,山东更是根基,若说从山东调过来,那多半是白雪岚那当总司令的伯伯手下使过的兵了,便问:「上过战场吧?」

白雪岚笑笑,「何止呢,连同他这次带过来的那些兄弟,都是死人堆里爬滚过来的。」

他轻描淡写的,宣怀风却留了心。

那些烟土毒品贩子被白雪岚挡了财路,恐怕正在公馆外面乌鸡眼似的盯着,恨不得把白雪岚拆皮煎骨。

白雪岚现在调这些人来,可见也是明白自己处境极其危险的。

唯独如此,这偏向虎山行的气魄却更可敬了。

再一对比,自己所纠结者,只不过几分私情,几分躲躲闪闪的不甘不快,实在渺小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