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17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宣怀风只好听他的,在床边坐下,低着头照顾他。

反正无事,白雪岚就把双手放在枕上,十指合拢,半边脸搁在上面,扭过脖子,侧着脸,细细打量宣怀风。

宣怀风是临时过来的,里面穿着一套白棉布睡衣,肩上虚披着黑缎长衫,衬着雪白的脖子。偏偏睡衣袖子是短的,每探一次手来取药抹药,一截雪白的胳膊便从长衫底下探出来,极诱人的黑白分明。

白雪岚看得一阵心跳,口干舌燥,直想一把将那玉藕似的手臂抓了,在上面咬上几口,但又担心会失去此刻脊背上美妙的享受,只好忍耐下来。

等宣怀风把药涂好,说要回去,白雪岚忙从床上下来,说:「都来了,也不必急着走。正好叫人送点吃的过来,垫垫肠胃。」

宣怀风问:「这时候还吃什么东西?」

白雪岚含着笑说:「我晚餐吃得不多呢,早就饿了。你就算不吃,也当陪陪我。」

宣怀风一想。

果然,晚餐白雪岚是没吃多少,这事说起来,还有自己的错在。

便看他一眼,低声说:「穿上衣服再说吧。」眼睛轻轻别到一旁。

白雪岚见他对自己露出的上身害羞,心里更酥痒难熬,只寻思找个什么法子把他哄得留下才好,一边在身上随便套了件绸衣,一边吩咐外头听差。

不一会,听差敲门进来,打开红漆大提盒,一碟碟吃的都放在桌上,另还摆上一个青瓷茶壶并两个杯子。

两人便围着桌子坐下吃宵夜。

白雪岚拿着壶要帮他斟,宣怀风忙用手拦着,说:「晚上喝茶睡不着,我还是喝点白开水就好。」

白雪岚笑看他一眼,「我是那种叫你半夜喝睡不着的茶的人吗?这是菊花冰糖水。」

便帮宣怀风斟了一杯。

宣杯风拿起来一尝,果然清清淡淡,很合他的胃口。看着白雪岚大口大口吃东西,很有东北汉子的豪爽,不禁也有了一点食欲,往桌上一瞧,好几个碟子里都是卤牛肉酱虾等热荤,除此外,倒有一碟蒸的红白桂花糕,看起来颇香软喜人。

既是点心,他也不拿筷子,两个指尖伸过去,轻轻巧巧地夹了一块,放在唇边慢慢地咬。

那一时,颜色真是极美。

嫩白的指尖,捏着红白软润的桂花糕,唇是素雅的淡红,牙齿洁白,偶尔因为糕粉沾到嘴角而探出来的舌头,又是另一种无辜诱人的殷红。

再加上脸庞上一抹很享受的颊红,便登峰造极,天底下无词可形容了。

白雪岚看得眸子都定住了,魂魄荡漾起来,却又不能就这么丢下筷子直勾勾盯着大饱眼福,那样肯定让宣怀风尴尬的,说不定就停下不再吃了。

为了多欣赏一刻,他便一边满心满意地偷窥着,一边装出不在意,慢条斯理吃桌子上的热荤,和宣怀风聊闲话,见宣怀风杯子空了,帮他又斟上菊花冰糖水。

宣怀风上了当,放松下来,一边听白雪岚天南地北地说那些听回来的轶闻,一边捏那碟子里的桂花糕。

后来一看,才惊讶地说:「哎呀,我怎么把一碟子都吃完了?」

白雪岚说:「原来你爱这个,叫听差再取一碟子过来吧。」

宣怀风说:「不用,这是听你说的听入迷了,才不知不觉都吃了。本来,晚上不该这么乱吃东西。」

白雪岚说:「真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,这么多的讲究。」

宣怀风说:「饮食习惯健康一点,就叫娇生惯养吗?天晚了,我该回房了。」

白雪岚走到门边,双臂从后面绕过去,抓着他的两只手,低声说:「这么晚了,何必走过来走过去的,当心过桥的时候掉水里。」

宣怀风对他这举动,虽觉惊心动魄,却又似在意料之中,勉强镇定地说:「别胡闹了,请你放手。」

白雪岚轻轻笑了一声,咬住他的耳朵,说:「今晚睡我这里。」

宣怀风脸便红透了,摇了摇头,默默去掰白雪岚抓住自己的手。

白雪岚顿时明白了,他这一次,是羞赧多于愤怒的,反而显得大有情意,便再也不客气,把宣怀风抱了,翻过来扛在肩上,大步往床上走。

宣怀风急了,拿拳头去捶,叫着说:「你做什么?放下,你放下!」

白雪岚脚步不停,嘴里就叫疼,「轻点,哎呀,好疼。」

宣怀风一看,自己一忙乱,拳头都砸他背上去了,那里正是伤处,怪不得他叫疼,只好缩了手。脑子还没转过来,人已经被放到床上。

脊背挨着柔软的床单,神经瞬间绷紧起来。

白雪岚长长的指头捏起他的下巴,先是试探着亲了亲,接下来就不那么绅士了,舌头撬开牙关,很激烈地伸到里面乱翻乱搅。

宣怀风被他牢牢梏在床上,吻得气息凌乱,又不好意思再用指甲抓他的背。

真是!这时候怎么还知道不好意思这四个字呢?

他肺里空气减少,胸腔一阵阵发疼,脑子一阵阵发晕,连两手力气也弱了,勉强扳着白雪岚的肩头,把脖子尽量往后仰着,但白雪岚个子高大,又那样的姿势,无论如何是躲不开的,唇舌很放肆的,亲亲密密了一番。

白雪岚好不容易放开,宣怀风立即身子一蜷,整个球似的缩起来。

白雪岚好气又好笑,打趣说:「你这样扮作挨冻的小猫吗?我更要怜爱你了。」伸手去捣腾他。

宣怀风说:「别闹,我不舒服。」

白雪岚说:「别哄我了,这种时候,你哪次是真的不舒服?」

宣怀风皱着眉摇头,「真的不舒服起来了。」

白雪岚见他拧着细眉,脸色似乎真的不好,微吃了一惊,忙问:「哪里不舒服了?」用手抚着他的背,又要探他的额头。

「胃里怪难受的。」宣怀风用手挡了他,责怪地瞅他一眼,「你这动不动把人扛肩上的习惯,真是很要不得。」

白雪岚见他捂着胃,也懊恼自己一时忘情,没顾着他刚吃过东西,八成肩骨顶到胃上了,苦笑着说:「我真心向你请罪了。」

自己坐上床,把宣怀风扶起来,半挨在自己身上。

宣怀风有些难堪,不肯和他贴着。

白雪岚一把按住了,打量着他,露着洁白的牙齿,微微一笑,「我最见不得你和我扭扭歪歪的,你一扭,我可要忍不住了。」

他这话虽然是威胁,却有五分是大实话。

宣怀风和他相处久了,也知道他的脾气,越倔强越要硬来的,只好把脊背挨着他心口,缓缓地呼吸。

白雪岚总算舒舒服服搂住了他,却没消停多久,不一会,就把手探到睡衣下摆。

宣怀风警惕地问:「做什么?」

白雪岚说:「帮你揉揉。」

宣怀风说:「不必了罢。」

白雪岚便露出不满的表情,「我都当柳下惠了,你还要这样拒人于千里吗?」含住他的耳垂,气愤地咬了一口。咬了后,舌头又绕着咬过的地方,蛇一样热热地打着圈扫舔。

宣怀风被他弄得一阵呼吸无力,颤着气说:「别闹了,我胃里正难受。」

白雪岚趁机说:「那让我帮你揉揉吧。」

见宣怀风不作声,把手钻进睡衣底下,滑过软腻的肌肤,掌心落到胃的位置。

他也不敢太乱来,担心着把宣怀风折腾出病来,摸睡着的猫背似的,轻轻来回抚着。

宣怀风觉着掌心里热热的,贴在皮肤上,倒挺惬意,起初还担心他得寸进尺,后来看他没别的动作,逐渐放下心来,头也往后,靠到白雪岚肩上歇着。

白雪岚低声说:「这都是我的不是,还怪道你说这么晚不该吃东西。」

宣怀风说:「未必就是那碟桂花糕。我想了想,倒可能是晚餐的虾和螃蟹,那玩意儿很辣,我一时贪嘴,竟然吃了不少。螃蟹就是个容易积胃的东西。」

白雪岚说:「那也是我的错。」

宣怀风奇道:「我自个儿爱吃的,你有什么错处了?」

白雪岚说:「你是我白雪岚的人,但凡你有一点不妥,都是我的错。」

宣怀风听了这个,也不知怎么想的,半晌没说话。

末了,淡淡地说:「你这人,真是太自大了。」

不再和白雪岚说话,闭了眼睛,自管自地歇息。

有白雪岚细细照拂着,胃疼不多时渐渐消了,那掌心仍热热覆在上面,很舒服的。

窗外晚风徐来,后背靠着白雪岚的身子,又有白雪岚用手臂轻搂着,暖暖的,也很舒服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只听见白雪岚在耳边轻轻说:「睡着了吗?胃疼好一点没有?」

宣怀风已睡意朦胧,脑子里浆糊一般,微动着唇喃喃:「你抱着我就好……」

略动动身子,寻个更舒服的姿势,昏沉睡去了。

次日起来,宣怀风发觉自己在白雪岚怀里竟窝了一夜,又惊又愧。

白雪岚看他脸皮薄分上,没把昨晚他睡得懵懂时的痴话告诉他,只笑着说:「可怜我也是病号,为你苦熬了一个晚上,又不敢放你下来,怕把你吵醒了,又不敢闭眼,怕睡着不小心一松手,把你掉地上了。」

宣怀风更困窘不堪,想起今天和谢才复有约,闷着头赶去换了衣裳。

到了大门外,白雪岚早叫人准备好了三辆汽车,宋壬一身军装,腰里挂着盒子枪,背上还背着一杆长枪,威风凛凛地带着七、八个护兵在等着。

宣怀风一见,就不免皱了皱眉,说:「这样,也太招摇了吧。」

宋壬笑起来,嗓门大大的说:「您当的可是海关总长的副官,这点子派头算什么?告诉您,我们白司令在山东那派头才真叫大呢。出门不但有汽车,还有马队的。反正总长放了话,现在外头乱,以后护兵不上十个,汽车不上三辆,都不许您出门。」

现在外头乱,这个宣怀风是知道的。

白雪岚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。

宣怀风想想,也不再计较,坐上中间那辆汽车,和司机说了个地址。当即一前一后两辆汽车护卫着,颇引人注目地开上大马路了。

谢才复昨晚接到白公馆来人通知,说今天宣副官会过来,故特意请同事帮他到学校告一天假,预备地等宣怀风来。

听见门外汽车喇叭响,一迎出来,居然入眼就是三辆汽车上杀气腾腾的护兵,比上次见宣怀风时更甚,不禁唬了一跳。

宣怀风只好和他解释了两句,又提起换房子的事。

谢才复摇手道:「不敢,不敢,借这许多钱已经够麻烦你了,怎么还要你来帮我们张罗房子?」

宣怀风说:「我特意为你走这一趟的,你不要和我客气。」

再三劝了谢才复,叫他把小蓉儿也带上汽车,一道去看白雪岚说的那房子。

到了小院子门外,走进去一看,一切日常家具皆备,玻璃窗户干干净净,桌上地上一尘不染,连宣怀风也暗暗惊诧,昨天不是说一直丢空着没人住的吗?哪里这么干净爽朗起来?

略一想,就知道白雪岚趁夜叫人布置的了。

不由又多生受他这一份人情。

问谢才复如何,谢才复哪里还有丝毫意见,只一个劲惭愧,说:「我们父女,实在当不起。」

宣怀风说:「这和你们现住的那处差不多,比起来就是干净一点罢了。但这干净二字却很重要,不光为你,也为小蓉儿。那么小一个女孩子,比不得大人,住在那种地方,细菌多,人也容易生病。」

这话正说到谢才复心坎上,当父亲的自然心疼女儿。

看着小蓉儿在小院子里东看西看,十分欢喜的模样,便不再异议,改说要请宣怀风吃饭答谢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