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26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啪!

脸上就挨了火辣辣的一下。

打得白雪岚一下子没了声。

宣怀风见他盯着自己,也回瞪着他,昂着头说:」怎么?以为怕我舍不得打吗?我知道你是强盗,你尽管用强盗的手段对付我好了!」

白雪岚苦笑道:」反正也不是没挨过。」

不知不觉地,把昨晚挨了打的大人情轻轻祭了出来。

宣怀风打了他一耳光,却没有痛快的感觉,反而更觉得不舒坦。

要说再动手,被他这样搁一搁,已没了刚才扬手时那股不假思索的愤怒。况且,自己也不是那样暴力的人。

此时唯有一走了之。

可是想走人,却挣不开白雪岚两只臂膀。

无计可施下,只好把脸狠狠别到一边,使出无视的战术,

胸口激烈地上下起伏。

白雪岚见他倔强地沉默下来,双臂把他抱得紧紧,不管宣怀风愿意不愿意,一个劲地耳鬓厮磨,凑到他耳边细声软语地求饶,「我确实知道错了,好宝贝,你一向大人有大量,饶了这一次罢。我怎会不知道你的为人?你要是那种见一个喜欢一个的,我也瞧不上你了,何必追得我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。有十条命,十条都要丢你手上了。」

又道:」至于,报纸上为什么说那款是我捐的。我猜想,该是你捐款的时候,用上了我的名字。这是你一片心地为我,花的是你的钱,买的是我的好名声,对不对?就是想到这个,我一时高兴坏了,忍不住和你开起玩笑。好好的气氛,倒让我给弄坏了。我也恨我自己这张嘴可恶,你若是要打,就重重打吧,也给我长个记性。」

温温柔柔哄了半日,宣怀风脸色才慢慢回转,开始沉默着不说话,后来被白雪岚百般纠缠得受不了,才冷冷淡淡地说:」钱是我捐的,那人误会了是你,也没什么。我疑惑的是既然钱应该已经够用了,怎么又在报纸要募捐?这件事,你就算不问,我也要弄清楚的。他们曾给过我一张纸条,上面写了他们联系的电话和小学的地址,倒是亲自过去瞧瞧才行。」

说到这个,猛地想起梨花给的写了电话的小纸条,正放在上衣口袋里,不知怎么心虚起来,情不自禁用手在口袋外摸了摸。

白雪岚心细眼尖,一下子看见了,想问口袋里藏了什么,话到嘴边骤然刹住了,又吞回肚子里,拿着闲话打发时间。

宣怀风和他说了两句不相干的话,记挂着工作,便辞了出去,到楼下副官室去。

原来待批的公文已经送到副官室了,就放在办公桌上。

宣怀风坐下,一份一份看过,边看边提笔记录。

不知不觉,整整一摞子文件弄完了,放下笔,才发觉肩膀酸酸的,眼睛也有点花。

正在揉眼睛,房门忽然被人直接从外面推开了。

白雪岚不敲门就大模大样走进来,含笑问:」饿不饿?我的公务已经办完了,这就回公馆吧,早点吃饭也好,可以早点休息。」

后面这句,完全是司马昭之心了。

宣怀风说:」我今天的事情也做完了,倒真的有些想吃东西。不过不想吃油腻的,很想吃点果子冻。」

白雪岚说:」那有何难,快起来,带你到番菜馆去。」

把宣怀风从椅子上拉起来,叫了护兵,几辆汽车气气派派地从海关总署大门前开出去了。

宣怀风和白雪岚坐在一处,朝车窗外闲看风景,原也不在意,后来发觉汽车往城外开,才问:「这是去哪里?」

白雪岚说:」自然是枫山。」

宣怀风说:」城里这么多番菜馆,跑郊外大老远的干什么?若说看风景,这月份又没有枫叶。」

白雪岚说:」就算现在没有枫叶,别的景致还是有的,总比城里清爽。我知道山上有一家番菜馆,厨师是专门从意大利请过来的,做的甜点很好吃,果子冻想必也不错。再说……」

说到这里,眼睛朝宣怀风一瞟。

微笑着抿嘴。

宣怀风问:」再说什么?」

白雪岚笑道:」如今我在你面前说话,可不敢不小心,不然,什么时候又挨耳光。有的话可说可不说,我还是省在肚子里吧。」

宣怀风把头转回来,在他脸上瞅一眼。

倒真是英俊帅气,仪表堂堂的一个年轻长官,偏偏半边脸上多了几道指痕,虽然淡淡的,仔细瞧还是瞧得出来。

想着白雪岚的高傲心性,能这样忍受自己打骂,也算匪夷所思了。

宣怀风暗暗纳闷。

自己素日对别人都不如此的,再大的脾气也按着人情规矩来办,怎么对着白雪岚,就放肆到扬手就打了?

难道真是……

持宠生娇,这四个字,放自己一个大男人身上,恶心极了。

宣怀风连想也不愿多想,便把这念头从脑中霍地抹走,反省着对白雪岚说:」我这动不动就打人的习惯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出来的。你从前也认识我,该知道我从前并不如此。大概是自我爸爸去后,没人教导训诫的缘故吧,脾气也变坏了……」

白雪岚没想到他立即慎思己过起来,一边好笑,一边心里尊敬钦佩,不等他往下说,伸手轻轻捂在他嘴上,说:」如果连你这样规矩的人都需教导训诫,我这样无法无天的,岂不活该被家里长辈打死了?你脾气再坏,也比我脾气好上百倍。」

宣怀风挤出一个酸楚的笑容,说:」你比我好,至少家里头还这么些长辈在,换了我……」没往下说。

轻叹一声。

白雪岚在他唇上啄了一下,柔声道:」带你出来吃饭,是要你高高兴兴,怎么提起这个了?你这人,心地太柔软了,我就怕你在这上头吃亏。」

也不忌惮前面司机从倒后镜上看见,搂住宣怀风的腰肢,把他带在自己怀里,双唇腻在滑如脂玉的脸颊上,亲昵厮磨。

宣怀风没他那么疯,红着脸把他推开,起身和他坐开一点,一边整理领子,一边不满地瞅他一眼。后来等呼吸平缓下来了,才接着前面的话头:」你刚才,到底要再说的是什么?」

白雪岚哪怕只和他小小亲密一番,也够欢喜了,当年宣怀风眼里只有林奇骏之时,哪有这样的好处?虽然亲了脸被推开,但宣怀风还肯主动与他和和气气地说话的!

见宣怀风问,白雪岚笑道:」是你问的,那我就真的说了。你可不要又怪我的玩笑话得罪了你。」

宣怀风说:」你快说吧。」

白雪岚满面春风地拍拍手,说:」再说,我看别的年轻人,一旦有了亲密朋友,总要常常地去玩,有数不尽的花样。公园戏院,逛大马路,看外国新电影,都是例行的节目了。现在时兴的,又有城外爬山,江边坐船钓鱼,办古诗社……」

没说完,宣怀风就不禁笑了:」你忽然研究起这个来了。」

白雪岚道:」我不过研究了一下下,就惭愧得不得了。自从我们在一处,哪有过游玩的机会,每天都被琐碎俗事困扰。亏你我还都是外国留学回来的,竟然没有一点罗曼蒂克的情怀。所以,我们以后该时常出来玩玩,大大的罗曼蒂克一番,方不辜负了大好人生。」

宣怀风问:」照你这么说,大好人生都是该用来玩的了。」

白雪岚含笑看着他:」酸甜苦辣俱有,才是大好人生。没了玩乐的甜味,只有酸苦辣,又算什么呢?我这人,只要吃够了甜,就挨得住苦。你越让我得了乐趣,我做事就越有劲。别人不知道我,你总该知道的。」

宣怀风虽然知道他说的话带了淫靡之气,但也隐约另有一番深意。

把这些话细细咀嚼了一回。

默默垂下眼,不肯接口。

白雪岚等了片刻,把头别过来看他的脸色,低声问:」怎么忽然不做声了?」

宣怀风好半日没回应,后来,才冷冷地说:」我不爱听这种话,让人心里不舒服。酸甜苦辣,都只是你一个人的?说起来,似乎你要是受了苦,别人就不痛不痒了?别人就不会难受,不会伤心?」

白雪岚心窝砰地一下涨开了,眯起眼,暧昧地问:」别人?别人是谁?这样为我难受伤心的。」

一边低语,高大的身子一边不动声色地靠过去。

宣怀风没地方躲,猛地被抱紧了。

额头、鼻尖、脸颊、双唇、下巴,热吻狂风骤雨似的卷过。

白雪岚热情如火,又覆上去,嘴对着嘴深吻。

宣怀风被他按在车后座的皮椅子上半仰着,只觉得白雪岚舌头在口腔里横来扫去,没放过任何一处,舌根牙肉上,酥痒搔痛都滋味都全了,胸口越来越炙热,和白雪岚紧贴着的双唇微微发起颤来。

好不容易,白雪岚头才往后略略一松,转过去咬住他的耳垂,喷着热气喘吁吁地说:」亲亲,索性改改规矩,现在就给我尝一回。」

宣怀风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,抓住机会大口地喘息,胸口猛烈起伏,感觉下面被人隔着衣服按住了抚摸,急得用手捶白雪岚的胸口,头频频往左边转,一脸担心。

白雪岚明白他怕被人看见,笑了笑,抬起头对着司机说:」把车停路边,我和宣副官在这里看看风景。你们都离远点,别吵吵嚷嚷的,坏了我们看景致的气氛。」

司机早知道身后的动静,听见白雪岚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「看风景」命令,立即把车停到了路边一大片的绿地里,靠近十来丛半高不高的灌树,确实也是个景致不错的地方。

白雪岚一等司机下了车,手就去扳宣怀风的崭新光泽的皮带扣。

宣怀风还想拦,哪里拦得住他这样如狼似虎,一边剥,一边软声说:」好人,别欺负我了。让我摸一摸,要是一时三刻你还是不愿意,不敢强迫你,大不了我再忍吧。要是讨得你高兴了,你就让我尽兴一回,好不好?」

话说完,手已经探进衣料下,不问三七二十一,只管使尽温柔,轻揉重搓。

宣怀风被他这样握在掌心里,就像命门被捏住一般,挣扎不得,不一会下面硬邦邦的,霍霍跳着似的发起疼来,一股麻痹直从胯间射上腰腹。

这时再也说不出「不」字来,微张着嘴,后仰着脖子喘息。

白雪岚看他眼角含春,双腮赤红,说不出的风流标致,无法再忍耐,熟练把彼此身上军服内衣一并脱了,分开细嫩白皙的大腿,毫不迟疑地压上去。

本想着缓缓来的,不料这种时候的冲动,多少自律也派不上用场,憋了多日的强壮身体就像有自己的想法,顶端一触那柔软甜蜜的入处,犹如饿疯的狼见了小羊羔似的,腰杆不自觉一送,直顶到深处。

「呀!」宣怀风吃疼地叫了一声。

眼角覆上一层薄薄水汽。

白雪岚被他紧紧含着,快活得几乎上了天,一边欲望澎湃,一边又觉得心疼,哄着道:」好几天没碰着你了,劲有些大,好宝贝,你忍一忍,一会儿就过去了。」

一下下摆动腰身,往深处抽送鞭挞,顶得宣怀风魂飞魄散,连呻吟抗议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——《待续》

《金玉王朝 II 砺金》中

第十一章

枫山因为景致好,是城中有钱人喜爱的游玩去处之一,山上除了一干有钱有势者盖的气派别墅,也有不少商人在此投了本钱,建下许多高档饭馆,因为既有景色又有美食,合了那些少爷小姐们的兴趣,常有人肯花钱去帮衬。

偏偏这一天,林奇骏约了几个绸缎庄的老板谈生意,定了在枫山一道吃晚饭,也是这个时分出城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