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29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白雪岚问宣怀风想坐哪里。

宣怀风说:」这里是山上,空气很清新,我们不要坐包厢了,坐露台吧,还可以看月亮。」

西崽便把他们引到一个大露台,露台上摆着精致的长形小桌,上面摆着西洋款的黄铜烛台并一个水晶长颈花瓶,花瓶里插着一支含苞待放的红玫瑰。

两边各放了一张双人连座软沙发,又漂亮又舒适。

宣怀风看了很喜欢,笑着说:」这里很好。」

他被白雪岚弄得很累,腿上乏力,一边说就一边赶紧坐下了,身子挨在软软的沙发靠背上。

白雪岚刚要坐,宣怀风警醒得很,立即拦住了,说:」你干什么?」

白雪岚笑着说:」这是个双人座位。」

宣怀风说:」不行,哪有两个人吃饭挤一个沙发,空着对面的?你坐对面那一张,我不想和你挤。」指着桌对面的沙发。

白雪岚对他挤挤眼睛,说:」我缩着身子,不挤到你。这样可以一起看月亮。」

宣怀风知道,刚才自己死去活来,其实对白雪岚来说是不够的,如果再挨挨碰碰,不知道又惹出什么事来。

既然如此,当然分开坐比较安全。

宣怀风叹了一口气:」你坐对面,就看不见月亮吗?月亮是在天上的呢。我们俩不要吵位置了,快点东西吃吧,我饿坏了。」

白雪岚怕耽搁下去真的饿着他,只好放弃,坐到宣怀风对面去。

两人点了餐,先有头盘和热汤、小面包送过来,他们随意吃着,聊着天等大菜上来。

白雪岚问:」上次瞧见你在看《乱世佳人》,看完了吗?」

宣怀风点头:」看完了,不过看得很匆忙,囫囵吞枣的。细论起来,倒是一本好书。」

白雪岚说:」你看书,绝不会囫囵吞枣的,既然说它是好书,定有一些心得,何妨说出来让我也长长知识?」

一只手搁在桌上,支着头,优雅地笑着。

漆黑的眼睛盯在宣怀风脸上,像要从他表情里瞧出什么有趣的东西来。

宣怀风知道他想诱自己说些罗曼蒂克的事,正因为知道,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装糊涂地说:」女主角虽逢乱世,但是很顽强,我的心得,就是男人也好,女人也好,总要靠自己实实在在的活着,才有意思。」

白雪岚问:」那你偏向白瑞德,还是郝希礼呢?」

宣怀风一怔,绕了一个圈子来答:」要是白瑞德不要那么咄咄逼人,我想斯嘉丽会对他好一点的。」

此话一出,白雪岚就笑了。

开始是微笑,后来像控制不住似的,咧着嘴只是合不拢,用手掌遮在眼睛上,低着头看着桌布,笑得肩膀一阵阵微颤,仿佛这真是一件开心得不得了的事似的。

宣怀风大窘,轻拍着桌说:」收敛一点吧,别人以为你发疯了呢。快别笑了,你的大菜来了。」

果然,西崽远远地端着一道大菜过来。

放在桌上,揭开盖子,喷出热热的烧汁香,牛排还在一层薄薄的烧汁中嗤嗤发着响声。

白雪岚问西崽:」这一位点的羊排呢?」

西崽说:」正在制呢,弄好就给您送过来。」

白雪岚掏了十块钱一张钞票,递给他,吩咐:」叫他们快点,饿着我朋友了。」

西崽得了钱,赶紧答应着去厨房催了。

白雪岚问宣怀风:」羊排还没好,你吃不吃牛排?」

宣怀风说:」我吃了,你怎么办?况且等一下羊排来了,我吃不完又浪费,等一等算了。」

白雪岚笑道:」不值什么,我不够吃,就再点一客。你怕羊排吃不完浪费,我也能帮你吃。我食量大着呢。」

切了一块牛排,手横过桌子,用叉子送到宣怀风嘴边:」快吃一口。」

宣怀风体力消耗很大,早就饿了,闻着牛排很香,又见露台上只有他们一桌客人,不再和白雪岚争辩什么,乖乖张嘴咬了。

白雪岚兴致盎然地看他斯文地咀嚼完一块,又切了一块喂他。

宣怀风说:」你吃啊,你也饿了。」

白雪岚说:」那好,你一口我一口,这才有趣。」自己吃了一块,再送一块到宣怀风嘴边。

两个肚子饿的人,越吃越香。

一块牛排,这样你来我往,霎时吃了大半。

后来西崽把刚做好的羊排也送过来了,摆在宣怀风面前。

白雪岚探过头来看一眼,也是色香味俱全,诱人垂涎欲滴,说:」你也喂我几口吧。」

张大嘴,待哺小雀似的等着。

宣怀风吃了他的牛排,不好意思拒绝,就切了一块送到白雪岚嘴里。

白雪岚犹如吃了老蜜一般,直夸好吃,央求再来几块。

宣怀风已经喂了一块,也不在乎再喂第二块,索性像刚才那样,也是切一块给白雪岚,再切一块给自己。

白雪岚也不闲着,把自己面前的牛排,一样你一口我一口地送。

林奇骏找到露台上,一抬眼,正瞧见两人面对面隔桌而坐,谈笑着互喂牛羊排,蜜里调油一般,气得一腔血涌上头,差点栽倒。

他似梦非梦地呆站了片刻,才走过去,强笑道:」雪岚,怀风,原来你们也在这里吃饭。真是巧了。」

宣怀风猛然听见他的声音,手一抖,羊排几乎送到白雪岚鼻子上,赶紧撤了回来,说:」啊,是奇骏……你也在这里吃饭吗?」窘迫得手足无措。

心忖,怎么这种轻佻的所为,偏偏让这个人看见了?

白雪岚态度很轻松自在,抬起头笑着打量林奇骏,问:」你是吃过了,还是刚来?」

林奇骏说:」虽然吃过了,但是很想再吃一个果子冻,刚才吃了一个,很好吃,觉得一个不够呢。不知道你肯不肯请这个客?」

白雪岚哈哈笑说:」我要是连一个果子冻都不肯请客,那也太吝啬了。请坐,请坐。」

林奇骏正要坐到宣怀风边上,白雪岚霍地站起来,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,打了一个标准而殷勤的手势,笑着说:」你是客,这宽敞的位置,来,来,请上座。」

请了林奇骏坐下,自己和宣怀风合坐了一张双人沙发椅,和林奇骏对着面。

宣怀风本担心林奇骏坐到自己身边来,看白雪岚机灵,心里松了一口气,但往深处想想,这样一来,仿佛当着林奇骏承认自己和白雪岚的关系似的,又生出几分尴尬,垂着眼用银叉戳碟里的食物,没怎么说话。

白雪岚叫西崽过来,要他把菜单拿来给林奇骏看。

林奇骏说:」不用看了,不过就是果子冻罢了,点一客黄桃味的吧。」

白雪岚转头看宣怀风,问:」你今天不是吵着要吃果子冻吗?想吃什么味的,一并叫。」

宣怀风还没做声,林奇骏就说了:」怀风也爱黄桃味。」

白雪岚问宣怀风:」是吗?要黄桃味的?」

宣怀风说:」肚子太撑,吃不下果子冻了,你帮我要一杯热咖啡吧。」

白雪岚便叫西崽一一记下,又为自己点了一份小奶油蛋糕。

等甜点时,三人就随便聊聊。

白雪岚问林奇骏:」你家生意最近如何?都顺利吧?」

林奇骏说:」做来做去都是这个样,反正顺应着有钱人的爱好就好,现在的有钱太太和小姐们,很爱西洋人的小首饰,而且烫发的人越来越多了,烫了发,也常常需要一两款外国的精致夹子,好衬出烫发的美丽。带花边的长手套,和各种样式复杂的花边,也正时兴,买的人多。」

白雪岚笑笑:」你呀,现在俨然是一副大老板的模样了,一开口就是整套儿的生意经。」

林奇骏说:」怪了,这可是你问我,我才答你,你不问,我也不会说。另外,我正有一件事想问你呢。」

白雪岚说:」什么事?」

林奇骏问:」是不是以后海关要抽查船上的货呢?」

白雪岚说:」你也听到消息了?不错,是有这样的举措,好防范那些借着合法生意名义乱来的家伙,我知道你不在此列的,所以这样做,对你也并没有什么影响。」

林奇骏说:」我又没有在船上夹带东西,也不少报数量,并不怕你查。不过听说消息传出来,不少和进口船有关的老板心里发急呢,雪岚,自你当了海关总长,可得罪了不少人。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,到底众怒难犯呀,要是大家都闹起来,海关脸上也不好看。」

白雪岚听了,偏过脸,用手在宣怀风肩上轻轻一拍,说:」怎么样?我说这样做得罪人吧,你偏不信。现在连奇骏也担心起来了,你还不信吗?」

林奇骏听了,才知道这事原来是宣怀风的提议。

仔细一想,又觉得自己蠢,早该想到的。

随机这种词,可不就是数学上的玩意儿吗?刚好怀风就是学数学的。

暗暗懊悔自己提了这件事,倒好像要和宣怀风过不去一样。

宣怀风一遇公事,不免认真起来,说:」一项新举措,必会伤及一些做暗事的人的利益,当然就会有人出来反对。如果得罪人的事就不做,那海关还有什么用处?你要是怕事,就和外头说,这些都是我的提议,哪些人不满意的,让他们对付我好了。难道他们也花金条请人打我的埋伏?就算打我的埋伏,我也不怕,大不了为国捐躯罢。」

白雪岚听得极畅快:」说得极是,可惜没有酒,不然用这番豪言下酒,值得喝上三壶,不过你为国捐躯,我可绝对不批准……」

凑到宣怀风,压低了声音,喉咙里沙沙地说:」你只为我一个人捐躯就好。」

宣怀风愕了一愕,才明白他竟是在说轻薄话,顿时双颊飞红,当着林奇骏的面,不好说什么,只能霍然转头,狠狠瞪他一眼。

白雪岚被他瞪了,更得意地扬起唇角微笑。

被林奇骏看在眼里,酸味直冲鼻尖,恨不得冲过去把白雪岚一把从宣怀风身边扯开,丢到露台外面去。

一时甜点上来,林奇骏看着那黄桃果子冻,也觉得面目可憎,一口一口吃着,仿佛掺了醋做的,酸得牙齿都是软的。

偏偏白雪岚还小声问宣怀风:」我这奶油蛋糕很好吃,你要不要尝一点?我勺一口给你试试味。」

宣怀风情不自禁瞥林奇骏一眼,摇头说:」我不吃。」

这一个举动,对宣怀风来说只是为了避免尴尬,让林奇骏看来,却宛如绝境中看见一丝光明,心又猛地霍霍大跳几下,激动地想到,怀风心里还是有我的,他在白雪岚面前,少不了虚与委蛇,但是这样偷偷瞧我,估计是怕我见他们亲密,心里会难过。

他还会担心我难过,自然是不曾真的把我抛弃。

这就如白云飞到了恶客手里一样,心不甘情不愿,也只能虚应承着。

现在的宣怀风,比那样的白云飞更可爱可怜。

现在的白雪岚,自然也比一般的恶客更可恶可恨。

陷在情感纠葛中的年轻人,总容易被想象蒙蔽头脑,林奇骏恨起来,觉得怀风背叛了自己,伤害了自己,一时看见怀风玉人似的坐在自己面前,似远非远,仿佛触手可及,又忆起从前的甜蜜亲昵,不敢相信他已成了别人的爱人。

便一味地往自己喜欢的方向上想,又充满希望和期待了。

白雪岚开始见林奇骏脸色灰白,还以为已经把这个情敌打败得不能再起身了,没想到后来,林奇骏忽然眼睛又冒出光芒。

他是极会观察情势的人,略一看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不由暗中生起一点不满。

一头,觉得林奇骏愚蠢可厌,不知道急流勇退,放弃对怀风的纠缠,另一头,又觉得宣怀风也有不是。

你狠心绝情一点,在林奇骏面前表现得和我亲密,把关系彼此承认了,岂不是很好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