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35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世间不管男女,都这样肤浅。

什么宣家嫡子,当日被爸爸宝贝得凤凰蛋似的,多少人献殷勤,到头来爸爸死了,还不是只能靠着脸蛋屁股吃饭?那姓白的要是没把他弄上床,我宣怀抿三个字就倒过来写。

贱货!

亏他还一脸的清白。

宣怀抿往地上啐了一口。

掏出同乐会请柬上附的那张节目单,对着海关总署宣怀风梵婀铃演奏几个字,使劲瞅了几眼,两手嘶嘶几下,把节目单撕个粉碎。

还不解恨,又用力揉成一团,狠狠砸到窗外。

从厨子抽屉里取了烟家伙,烧了个烟泡,身子一横,倒在罗汉床上。

抽着大烟,压抑郁恨的心情总算才稍好起来。

过了多时,门外响起铿锵有力的军靴底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,宣怀抿一听,就知道展军长回来了,他正过瘾,也不管谁回来,还是挨在罗汉床上。

展露昭进门,看见宣怀抿正拿着烟枪吞云吐雾,眼睛一眯,走向前,把烟枪一抽,霍地一挥,打在宣怀抿身上。

那烟枪头正烧得火红,烫得他一跳,叫道:」好端端,你这是干什么?」

「干什么?」展露昭伸手给了他一耳光,审问起来:」你今天到哪去了?」

宣怀抿见他这样狠的目光,心里也有些害怕,不敢叫了,捂着挨打的半边脸申辩:」我去了政府举办的同乐会,张副官叫我去的。昨晚已经和你说了,你难道不知道?」

「已经去过了?」

「去过了。」

「遇见什么人了?」

宣怀抿听他这样问,知道瞒不住,忙忙地说:」可不就在这里等你回来,要向你报告吗?今天真巧,在同乐会上遇见我二哥了,他代表海关总署,还上台拉了个什么曲儿,很受欢迎呢。」

展露昭哼道:」现在才说,有个屁用!」扬手又要打。

宣怀抿一边两手护着脸,一边嚷:」我又不是神仙,怎么知道他今天会去?我也是见他上台了才知道的。你别不识好人心,我还辛辛苦苦帮你约了他。」

展露昭听了,果然放下手,问:」怎么约的他?」

宣怀抿只管抱着头,咬牙说:」我不说,你打死我,咱们一拍两散!

展露昭拉住他的胳膊一拽,把他丢罗汉床上,高大的身子压上去,咬了他脖子一口,笑道:」小淫货,你张大腿就好了,学人家吃什么醋?快说,怎么约的他?」

宣怀抿还是不肯开口,展露昭急起来,伸手到他胯下,抓住命根子就是狠狠一捏,捏得宣怀抿痛叫起来。

展露昭威胁道:」你说不说?不说我就扯断它了。」

宣怀抿这才含着眼泪,把宣怀风求他帮忙小飞燕的事说了。

展露昭喜道:」这还不容易,我立即叫人去查,看是哪个王八蛋惹得他不高兴了。」

宣怀抿酸溜溜道:」他就那么矜贵?惹得他有一点的不高兴,你就非这么紧张不可?」

展露昭说:」我们的事,你少插嘴。快,给老子滚起来,打电话和你二哥说,这事已经办妥了,明天请他出来见面谈谈。」

宣怀抿实在厌恶了去做这个,推搪着说:」急什么,你好歹也查清楚再打电话。万一打了电话,那个什么团长却不是咱们这边的,又怎么办?」

展露昭不屑道:」一个狗屁团长不要的妾,算什么玩意?就算那团长不是咱们这边的,我展露昭也能摆平他。快去打电话!」

啪!在宣怀抿屁股上响亮地拍了一掌。

宣怀抿无奈,只好打电话去白公馆。

宣怀风被从同乐会上硬拉回了白公馆。

一进门,白雪岚就急着叫人把摘的桑葚洗干净了装过来。

宣怀风笑道:」着什么急?我又不饿又不渴。」

白雪岚说:」这是我亲手摘的,你不当一回事吗?」

他的霸王脾气,在这两句话里隐约冒出点端倪来。

宣怀风刚刚才与他和好,不想又闹起来,微微一笑,也就不做声了。

不一会,听差把桑葚端过来。

白雪岚说:」你快尝尝,比街上买的好多了。」

宣怀风看着那透明玻璃碟子里,红的红,紫的紫,偶尔几颗青翠的点缀其中,倒非常好看,也来了食欲,捏起一颗放嘴里。

一咬,果汁四溢,满口清甜。

白雪岚问:」好不好?」

宣怀风说:」果然很好。你怎么不吃?」

白雪岚说:」我为了摘这个,还要跑到山上去,两只膝盖都疼了,你慰劳我一下。」说着,张大嘴,露出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样来。

宣怀风问:」你到底几岁?总这么胡搅蛮缠。」

拿起一颗晶莹圆润的,往他嘴里一丢,订立合约似的说:」只此一颗,下不为例。」

白雪岚甜甜蜜蜜地吃了,笑道:」你虽然只此一颗,我这边却是开放主义,不止一颗。」拿了一颗放自己嘴唇上咬着,伸手过来搂住宣怀风,往他唇上凑去。

宣怀风惊了一下,双唇已经碰到一个冰冰软软的东西,略一挣扎,熟透的桑葚皮就蹭破了,汁水沿着唇角淌下来。

他身上穿着的白色西装,溅上几滴紫红汁水,顿时被点了睛似的妖艳起来。

宣怀风虽然富家出身,却从不糟蹋东西的,不由皱眉:」你快起来,好好一套白西装,弄成这个样子。」

白雪岚说:」是的,是的,怪可惜了,快脱下来洗洗。」

打蛇随棍上的把宣怀风西装外套给脱了,又指着衬衣上染的一点紫红:」这也该洗。」

宣怀风知道他存心乱来,手忙脚乱地要挡,根本挡不住,上身渐空时,不料白雪岚又做出更可恶的事,把他往沙发上一按,嘴里衔了一颗桑葚,咬破了,双唇贴着宣怀风下身一阵乱拱。

深色的汁液沾得白西裤星星点点。

白雪岚笑道:」不好,裤子也要洗。」

宣怀风气结,叫道:」你不安好心!我不上当的!」

白雪岚只当听不见,假装着急:」快脱,等一下就洗不干净了,可惜了这么贵的料子。」

两手一阵乱翻,当下把宣怀风上下都脱干净了,得意笑道:」吃了一上午的酸果子,我这个肉食动物该吃肉了。」

低下头,首先把宣怀风底下那脆弱之物含在嘴里,用力一吮。

正在反抗的宣怀风「呀」地一声,仿佛浑身脱了力,身子往后一倒仰,挣了挣,软倒在沙发上直喘气。

白雪岚诡计得逞了,甚为高兴,像蜜蜂遇上最爱的花朵一样使劲地吸吮顶端的蜜液,偶尔松开一点,啾啾有声地亲吻。

每弄一下,就有一股热流直涌上宣怀风腰背,又痒又酥,让他受不了地扭腰蹬腿。

白生生的脚踝落入白雪岚眼里,也成了有趣的猎物,白雪岚一把抓了,一时在大腿根部小咬一口,一时又在白皙的脚背上啃一下,把宣怀风戏弄得眼角迸出湿意。

白雪岚还不足,欺负似的问:」宣副官,我伺候得好吗?」

宣怀风脸上如喝了两瓶伏特加似的通红,咬着下唇不断喘息,半晌,低声说:」你就是个打家劫舍的强盗。」

白雪岚哈地笑了:」你放心,我这强盗很有原则。对人家只劫财,对你只劫色。」

把头埋进他两腿之间,收拢着嘴唇牢牢一收,吸得宣怀风身体猛然抽动。

只片刻,尽泄在白雪岚舌尖上了。

宣怀风正失神,白雪岚二话不说,把他整个儿在沙发上翻了过来,笑道:」今天我可不要半途而废。」

身子压上来,只在入口轻轻打个旋,就热热硬硬地插进入半截,顶得宣怀风身体骤然往上一窜。

下一刻又被白雪岚抱紧了,也不许他再乱闪,腰杆使力,深深地进到里头。

宣怀风觉得白雪岚仿佛完全跑到他身体里了,整个脑袋都发麻,连舌头都难以控制了,一边反抱着白雪岚,一边闭着眼说:」你别太用劲,我怕受不了……」

白雪岚哭笑不得,说:」小傻瓜,这个时候,哪有不用劲的?」

一边亲,一边着实鞭挞起来。

不多一会,痛快倾泻出来。

歇一口气,又半赖半强的要一回。

做了两三次,宣怀风身上斑斑点点都是吻痕,腰酸得碎了一般,连尾指都没力气动弹,只剩赤裸横陈沙发上,随着他摆布的份。

看见白雪岚还要覆上来,宣怀风勉强瞪了瞪眼睛,一边喘一边抗议:」你这是存心的吗?」

白雪岚唇边带了点邪气,笑着贴上他的脸,低声说:」我问你,你和那个欧阳倩,到底如何?」

宣怀风这才知道他刚才并不是冰释前嫌,而是引而不发,等着现在报复,不由又惊又气,说:」我和她才认识了一会,能如何?你这是审问我吗?」

白雪岚淡笑:」我哪舍得审问你。」

手覆在玉色般的胸膛上,用指头去拨两颗红豆,慢悠悠说:」只是,一个才认识了一会的女人,你就把连我不知道的事,都和她说了。」

宣怀风问:」我把什么你不知道的事和她说了?」

白雪岚手上不紧不慢地玩弄着,说:」怎么她就知道你拉的曲子名?为什么我天天和你一道,你就不告诉我?」

宣怀风胸前又痒又疼,不一会,感觉下面和白雪岚紧贴着的地方又渐渐热硬起来,简直欲哭无泪。

他知道白雪岚的脾气,穿着衣服的时候大概还有点理智,脱了衣服却是比较接近野兽的。

现在绝不是能和白雪岚拧着来的时机,只好硬着头皮解释:」她想学梵婀铃,问到这个,我才随口告诉她的。你要是问我,我也一定告诉你。」

白雪岚哼道:」原来你还想给她当老师呀?」

宣怀风一听就知道他又吃了无聊的飞醋,这醋劲现在却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,赶紧摇头否认:」我哪有那个功夫?海关总署的事还忙不过来。」

白雪岚说:」难得你还知道自己是谁的人。好吧,这次原谅你。」

冷冷的脸,忽然绽出笑容,又变成原来那满胸满腔的高兴满足。

宣怀风一看他又要行动,用力气叫道:」你不要再来,我要生气了!」

白雪岚分开他两条修长的腿,身子挤进去,才和他装模作样地商量:」现在不做也行,我大概还能忍一忍。不过这么一忍,晚上的份额就要增加了。你愿不愿意呢?」

宣怀风不料他居然还妄想有晚上的份额,不假思索地说:」当然不愿意!」

白雪岚道:」那就是了,还是现在做的比较划算。别慌,我担保这次不用劲,慢慢地磨到你欢欢喜喜,这一招就叫滴水穿石。」便开始动起腰来。

宣怀风被他做了几次,后面早是热软一片,很容易就侵进去了。

这次果如其言,慢慢细细,滴水穿石。

宣怀风纵使心里不甘心,身体上受到这样温柔的对待,却不得不投降,只能在白雪岚怀里又欲仙欲死了一回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