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37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林奇骏这天恰好中午也约了人,吃了早饭后,忽然想起这两天心神沉溺于怀风的事中,竟没去听戏,一时挂念起白云飞来,打电话到天音园,问白云飞的戏什么时候开,要定一个最贵的包厢。

电话里却答他:」这两天白老板都没戏。」

林奇骏问:」这是为什么?」

那一头说:」林少爷您不知道?白老板病了,要歇几个天吧。」

林奇骏听了,不由诧异,看看天色还早,便到店里找了几件新鲜洋货,又买了一匹绸缎,坐汽车去白云飞家探望。

到了宅子门口,正撞见白云飞的舅舅白正平提着个鸟笼出门。

他对白家来说是个很大的财神,白正平笑得脸上开花似的过来招呼:」哟,这不是林少爷吗?最近几天都没见您,云飞正念着呢。」

林奇骏从车上下来,问:」听说他病了?」

白正平叹了一口气:」晚上贪玩,受了一点凉,说是怕坏嗓子,就不肯到天音园去了,一定要养好了才去。我倒想说说他这懒怠的脾气,不过算了,随他。好歹他现在是红角,不少人捧着,要怎样就怎样吧。」

林奇骏心里很嫌弃他这个舅舅,听他话里有抱怨的意思,也不再问,敷衍两句就抱着礼物进去了。

进了宅门,隔着天井看着白云飞穿着一袭白衣,坐在屋里,侧身看过去很是安详怡然,知道病得不厉害,心里也放心了许多。

「云飞,我看你来了。」林奇骏走过去,把礼物随便往桌上一放,从白云飞后面一探头,问:」怎么病了也不告诉我?」

白云飞知道他来了,站起来让了让,请他坐,说:」不是什么大病,犯不着到处打电话地宣扬,我只是刚好趁着这个借口,想歇几天。」

林奇骏点头:」是的,你也该歇歇了,过几天我带你到城外玩玩,如何?」

一边说,一边打量。

白云飞穿着家常衣服,天井传来的风微微一拂,显出一丝腰身,若隐若现的,比台上舒雅多了。

虽说病了,脸上神情却非常愉悦快乐。

林奇骏问:」你今天心情很不错的样子,手上拿的是什么好东西?」

白云飞说:」朋友送的一件礼物。」

林奇骏问:」可以给我看看吗?」

白云飞想了想,把东西递给他

林奇骏接过来一看,不过是个模样奇怪的摆设,似石非石,似铁非铁,拿在手里前后翻着看了一会,说:」这是个笔架吧?」

白云飞提醒一句:」小心点,不要跌下来打坏了。」用手虚虚在下面防着。

林奇骏心里有些不乐,说:」看来你这位朋友一定很要紧的了。我送你多少东西,也不见你这样小心。这样的古董笔架,最近很值钱吗?」

白云飞说:」你不知道底细。一来,这位朋友对我确实盛意拳拳,见我在她家看了这东西,当时就说要送我,我因为不好意思就拒绝了,谁知道她竟然把它包好了,又特意叫听差送到我家里来,让我很是感激。二来,这东西对我而言,异常珍贵。它是我从前家里的旧物,没想到几经周折,又让我见到了。你说,是不是该小心翼翼?」

林奇骏恍然大悟,说:」果然,是很应该小心。不知道这位好朋友,究竟是何方神圣?他对你这样好,我也承他一份情。」

白云飞说:」和你也是熟人了,就是宣副官的姐姐,年太太。」

林奇骏向来感到年太太对自己不如何喜欢的,从前打电话去年宅找怀风,不知受了她多少冷待,知悉了谜底,声音便没有刚才那样热情了,只说:」原来是她。」

这一说,顿时又想起宣怀风来。

肠子像别人不经意掐了一把,酸酸楚楚的痛了痛。

白云飞犹在夸赞:」正是她,这一位年太太,真是一名大家闺秀,斯文大方,尤其的心肠好,更可贵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,不存偏见。」

林奇骏听了这番溢美之词,原本探病的殷切关怀之心,立即去了大半。

默然半晌,冷冷道:」这样说来,你是和她非常熟悉了?」

白云飞一愕,不晓得他哪里不高兴了。

两人这两天都没联系,好不容易见一面,没想到因为宣代云闹出了一点不开心,场面也冷淡下来。

林奇骏没心情长坐,心不在焉聊了几句,就托辞有约要先走,临行前问白云飞:」我今晚在华夏宾馆开个房间,你来不来?」

白云飞又是一怔,其实和林奇骏去宾馆,也不是没有做过的事,但此刻听来,却份外刺心,不由倔强地抿了抿唇,问:」你不是来探病的吗?」

林奇骏被问得一呛,脸庞尴尬得有些发白,干巴巴道:「那你好好养病吧。」

转身就走了。

第十七章

宣怀风做完了手头上的工作,和白雪岚打个招呼,从海关总署出来。

今日因为白雪岚要用宋壬,另指派了几个护兵给宣怀风,对宣怀风来说没有区别,中午吃饭时候,一行人就坐了两辆汽车到新南路的江南馆子去。

这江南馆子是新开张的,窗帘桌椅一律都是新布置,十分干净清爽。

宣怀风的汽车刚停,就有一个穿军装的士官似的男人跑过来,敬了一个礼问:」请问是宣怀风公子吗?」

这公子两个字用得奇,宣怀风听了,不禁觉得有趣,点头说,‘我就是宣怀风,可不是什么公子。」

那士官是惯于打仗的粗人,也很不懂这些斯文的词,呵地一笑,说:」我们军长要我这样叫,我就这样叫了。既然就是您,请您随我来。」

宣怀风约的是宣怀抿,听他口口声声称军长,也感到诧异,寻思道,难道三弟的上司也过来了?

一边跟着那带路的士官往里面走,几个护兵就在后面跟着。

经过馆子一楼,居然是空荡荡的,宣怀风大为奇怪,说:」这家江南馆子看起来挺不错的,怎么连一个客人都没有?」

士官转头看了看他,回答说:」我们军长今天把这里全包下来了。」

宣怀风问:」这是为什么?」

士官只说了一句:」我们军长讨厌吵嚷。」便不再说了,做着手势请宣怀风上楼。

宣怀风上了楼,跟那士官去到一个包厢门口。

士官帮他开了门,朝里面立正,大声说:」报告!军长,宣怀风公子来了!」

话音未落,就听见里面一个男人沉声呵斥:」吵嚷什么?叫你说话斯文点,没长耳朵吗?」

宣怀风好奇地往门里把脸一探,宣怀抿已经走到门前了,嘻嘻笑道:」总算来了,正怕二哥失约呢。」把宣怀风手腕一握,拉着往里走。

到了里面,原本坐在饭桌旁的展露昭已经站起来等着,见到宣怀风,微笑颌首。

宣怀抿见宣怀风打量了展露昭几眼,便轻推了宣怀风一下,说:」这位展军长是我现在的上司,前阵子二哥不是见过吗?说起来,他还是爸爸的老部下。这次小飞燕的事,都亏军长帮忙。」

宣怀风也认出了展露昭。

不过上次在京华楼,展露昭一身戎装,今天换了一件蓝色长衫,脸上带着微笑。这样一来,连气质似乎也有了微妙的不同。

不由让宣怀风多瞧了两眼。

展露昭一早起床找合适衣服,又特意把脸干干净净刮了一遍,还理了个发,正为了这个良好的第一印象。见宣怀风多瞧了他两眼,心里已是非常自傲,含着笑,把手一挥:」坐下说话,宣公子,请坐。」

宣怀风坐下了,宣怀抿就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。

他们一个军长一个副官,刚好把宣怀风一左一右给夹了。

宣怀风便对展露昭说:」展军长,公子这个称呼,很叫人不好意思的,你叫我宣副官,或者宣先生,宣怀风,都无妨。」

展露昭斟酌着笑道:」你不是我的副官,我叫你宣副官,很容易引人误会,而且也不知道是叫你,还是叫宣怀抿。我要是叫你宣先生呢,恐怕别人又以为你是教书先生了。连名带字的叫,更不礼貌,我虽然是个粗人,但也不高兴这样做的。既然这样,不如我叫你怀风,你看怎么样?」

他平素说话,当然并不这样斯文。

唯独宣怀风一露面,好像能洗涤万物似的,甚至连筷子碗碟都高雅清丽了几倍,自然而然就拼出吃奶的劲,温文尔雅起来。

对于他的提议,宣怀风倒是微微一愕。

他这个人,并不容易和人熟悉的,尤其展露昭这种,算是刚认识的陌生人,竟然这样自来熟,一见面就要指着字来称呼,觉得有几分突兀。

不过想起宣怀抿刚刚说小飞燕的事,他是出过力气的,又不好意思让对方难堪。

宣怀风淡淡一笑,说:」那好,就请你叫我怀风吧。」

展露昭立即就叫了一声:」怀风。」

宣怀风问:」不知道小飞燕的那位团长,找着了吗?」

宣怀抿本想答话,猛地一想,要是这时候坏了展露昭搭讪的机会,回去岂不又挨一顿狠揍?自己索性什么也别说,乐得清闲,回去还让展露昭欠自己一个人情。

当即就把要说的话都吞回去了肚子里。

展露昭果然就主动和宣怀风搭起话来,说:」不但找到了,而且事情我也已经解决了。」

宣怀风就上了当,真的顺着他的话问:」哦?怎么解决了的?」

展露昭说:」说来惭愧,那位团长,正是鄙人的下属,叫张雄。昨天听了令弟回来说的事,我立即叫人去查了出来。他家里确实有一位厉害的原配太太,最近收了人家送的一个女孩子,从前的艺名就叫小飞燕。我一查清楚,就叫人把张雄带了来,痛骂一顿,赏了他一顿马鞭,革了他的团长职位。」

宣怀风没料到事情闹成这样,吃了一惊,皱眉道:」这样不好吧。本来是别人的家事,我们插手已经很说不过去了,只是出于同情,硬着头皮为之。怎么对人家动起马鞭来?又革了他的职位?这不是公私不分了吗?」

展露昭大刺刺一笑:」我还算惩治得轻的,要在别处,枪毙他也没话说。他这样的人,因为一时好色,收了人家女孩子在家里,等满足淫欲了,却不好好爱护,任由太太糟蹋。身为男子而不保护女子,身为强者又欺凌弱者。既不知廉耻,也不知责任,连当个男人的资格都没有,还配当团长?再说,自己家里的私事都管不好,又怎么管得住一个团?白浪费了我的兵。」

这几句话说得果断,倒显出一个军长的彪悍烈性来。

宣怀风听了,默默地想想,果然也有几分道理,对他印象便加了一分。

点点头,又问:」那现在小飞燕怎么办呢?」

展露昭说:」这个不用你担心,人今天早上我已经叫人接过来了,现在就住在我的宅子里。医生来帮她把过脉,说是受了惊吓气恼,休养一阵子就好。要什么补身子的东西,尽管给她吃就是了。」

宣怀风不由扫了展露昭两眼。

这位军长出手相助,做事雷厉风行,固然很不错。

但他无缘无故这样热心,宣怀风总觉得有些疑惑,沉思了一会,忽然想到一个可能。

展露昭年轻气盛,小飞燕又是年轻美貌的女孩子,这里面除了同情,说不定又另有一种感觉在里面,才让这位展军长更为热情。

只是不知道小飞燕是否愿意?

如果她愿意,可以呆在这位展军长身边,倒也不错。

宣怀风说:」展军长,你这样热心地帮助一个苦命的女孩子,我非常钦佩。不过,等她好了之后,你打算如何安置她呢?」

展露昭忙纠正道:」我都已经叫你怀风了,你还叫我展军长吗?这可是不平等条约。」

宣怀风脸微微一笑:」那我该叫你什么呢?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