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38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展露昭说:」本来叫露昭也无妨,只是有些拗口。我读书时,私塾先生帮我起过一个别字,叫文龙。你叫我文龙好了。」

宣怀抿一听,忍不住沉了脸。

怕被人看出来,别过脸,假装喝水,拿起茶杯抵在嘴唇边。

牙齿默默咬着杯缘。

宣怀风也被展露昭这一手弄得很不好意思,他又岂是随便和陌生人亲亲密密叫起别字的个性?掩饰地笑了一笑,仍是问:」等小飞燕好了之后,究竟打算如何安置呢?」

展露昭对他仰慕已久,只想借着机会和他亲密起来,此刻当然不会强迫他什么,摆出一副民主的温和模样问:」怀风,依你看,该怎么处置才好呢?」

宣怀风对此是曾经认真考虑过的,便说:」我原本打算,要是能把她从那个团长处赎回来,先让她养好身子。等养好了,不然就给她一些钱,让她回家乡去和亲人团聚。只是,现在全国都兵荒马乱的,离散人多。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亲人,就算有,又不知道她找不找得到。又或者,我代她求个情,央我的上司把她留在公馆里,给她一份帮佣的闲差。好歹让她有个吃住的地方,不至于流离失所,受人欺负。」

他提起上司,展露昭就知道是海关总长了。

上次宣怀抿和他吵嘴,言语中提及宣怀风或许已经和别的男人不干不净,此事要是真的,对象八成就是那个混账上司。

展露昭一想到宣怀风被别的男人碰过了,就算是假设吧,也恨得心里火直冒。

奶奶的!

要在前线,老子二话不说就带着精锐兵直捣黄龙,把那混球抓出来点天灯!

心里狠狠骂着脏话,嘴上却不得不收敛着点,使劲让自己说话声音更平和点,问:」你的上司,就是海关那位姓白的?」

宣怀风说:」是的。我们总长姓白。」

展露昭说:」对这位白总长,我也听过一些新闻。似乎是个厉害得过头的洋学份子,对商人们不太友善,就算是对属下,大概也不如何体贴。」

宣怀风在白雪岚面前,虽然常和白雪岚吵吵嘴,指出白雪岚这样那样的毛病,但在如展露昭这样的外人面前,是绝对维护白雪岚的,当即正色道:」实情绝非如此。所谓对商人不友善,是因为他正努力改革一些海关里的弊病,损害了一些不老实的商人的利益,故此有人造谣中伤他。但正是这样,才显得他是真心为国效力的。至于对下属,他也一向体谅照顾。」

展露昭问:」这么说,他对你也非常体谅照顾了?」

宣怀风说:」那是当然。」

说完,忽然想起那人的体谅照顾,居然到了跑去枫山上为自己摘回甜甜的桑葚的地步,若是说出来,恐怕展露昭这位当军长的也会目瞪口呆。

当然,这种两人之间的事,他是绝对不会对外人说的。

仅限两人彼此记忆而已。

宣怀风一边想,一边在唇角不经意地逸出一丝微笑。

这下意识的笑容,对他来说,不算什么。

看在展露昭这个有心人眼里,却如坐实了他和白雪岚的奸情一般,心肝仿佛被人猛地一拽给摘了,连坐在椅子上的身子都忍不住往上一挣。

宣怀风见他面色有异,奇怪地问:」你怎么了?」

展露昭说:」没什么。」声音也有些粗了。

宣怀抿猜到是怎么回事,一半儿心里凉快,你总算知道心目中的圣人也不过如此了吧?他还不是和男人乱搞到一块去?

一半儿又觉得展露昭可怜,痴痴一份心肠,都被人踩泥地里了。

何况,这时候不出面帮忙,回头事情全砸了,展露昭一发火,自己也是要跟着受罪的。

「二哥,」宣怀抿开口叫了一声,等宣怀风把头转过来看着自己,慢条斯理地问:」你刚才说的两个打算,都还很实际。不过,为什么要说是原本的打算呢?难道现在,你又有了新的打算?」

宣怀风说:」不能说是新的打算,只能说,有一个新的想法。」

宣怀抿问:」什么新的想法?」

宣怀风说:」那女孩子已经遇过很多惨事,我所能给予的,也只能是一个朋友道义上的帮助,或帮她找一份事做,或给她找一个地方住。可是,心上的伤害又怎么安抚呢?说到底,她找到一个对她好,有担当,又有能力照顾她的男子,那才是最好的。」

宣怀抿问:」你说的有理。可是这样的男子,到哪里去找呢?」

宣怀风便微笑,说:」我怎么知道呢?不过她既然有逃出魔掌的幸运,那么,或许老天爷保佑她,也给她找到另一半的幸运。在中国的戏曲中,就有不少受了人恩惠的女子,以身相许的故事。何况,她确实是个不错的美貌女子,脾气也温顺,是不是?」

问的时候,转过头来,看展露昭有何表示。

展露昭完全地一愣。

他从没想过宣怀风会忽然转到这样的话题上来,好像被人在头顶狠狠敲了一棒子,一脑袋的疼肿气恼,只是不好朝宣怀风发作,苦苦忍得嘴角一阵抽搐。

宣怀抿的反应也是一愣,不等展露昭开口,首先就噗地一下笑出来,打趣地问:」原来还有这么一说。那么二哥,我们军长这次帮了你的忙,你是不是就该以身相许呢?」

这话转得颇有急才,恰好挠到展露昭痒处,说了展露昭最想说又碍于形象不能说的话,顿时把展露昭从困境中解救出来。

展露昭满意得几乎想拍着宣怀抿的脑袋叫一个好!

这就轮到宣怀风自己一愣了。

不过这话是自己三弟嘴里说出来,兄弟之间,万万想不到轻薄的地方去,充其量只是不怎么正经的调侃,宣怀风一愣之后,也不怎么恼火,只是尴尬地看了展露昭一眼,对宣怀抿说:」自己的上司在,还这么口不择言。」

又对展露昭说:」我这弟弟在家就常爱乱开玩笑,你不要当真。」

展露昭恨不得对他低吼一声,老子就要当真!

可是知道这句话如果说出来,今天辛辛苦苦在宣怀风心里总算建立起来的一点形象算是全毁了,只能憋着。

展露昭苦笑:」我自己的副官,我还不清楚他吗?」

他这耐着心,憋着气,装和顺温柔的模样,比刀子还剐宣怀抿的心。

宣怀抿看得心里冒黑烟,猛地把茶杯往桌上一放,嚷道:」二哥,我饿了。」

宣怀风说:」是了,一来就忙着聊正事,这一顿应该我请。」

便扬声叫伙计送菜牌子过来。

展露昭忙止道:」不必要菜牌子。怀风,忘了和你说,我刚到的时候,仗着熟这家馆子的菜色,已经自作主张点过几道菜了。因为怕做好放着冷掉,先让厨房里备好了料,等你来了才上。既然你饿了,现在叫厨子即刻做了送上来。菜是我点的,这一顿你可千万不许会账。」

宣怀风不肯,说:」这怎么行?哪有请人帮忙,还叫帮忙的人请客的道理?」

展露昭不容置疑道:」既不是你请客,也不是我请客。这馆子是我朋友开的,我在这里吃饭,他绝不会收钱,我们要是给钱,他就要生气了。」

宣怀风还要说,宣怀抿拿筷子在瓷碟边上乒乒乓乓敲了几声,不耐烦道:」二哥,你也太啰嗦了。要是心里过意不去,以后再请我们一顿就是了。何必纠结这种吃饭的小事?」

宣怀风一想也是,点头说:」那下一顿,必定要让我做东了。」

展露昭平白又和宣怀风约了下一顿,就如叫花子走路踢到了金元宝,兴奋得满脸放光,眼睛点了灯似的发亮。

不一会,菜已经做好了。

这江南馆子很不同一般,请的不是普通伙计,找了一班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端菜。厢房门一开,就看见她们端着大盘子窈窈窕窕地进来。

客人只有三个,菜却极多,八盘热菜,四盘凉菜,凑成十二的数,还要外加一坛子熬得浓浓的乌鸡汤,满满占了整个大圆饭桌。

展露昭跟着叔叔展司令混了这阵子,有权有势,早习惯了这样阔气,自以为很显出一番情意,殷勤地劝宣怀风动筷:」怀风,别客气,请,请。」

宣怀风也不是没见过场面的,往桌上一扫,已知道都是现时能找出来的最名贵的材料,鲍参翅肚尽有,还有一味熊掌,估算下来,这顿饭可要花掉不少钱。

他既吃惊,又疑惑。

自己和这位展军长并不相熟,却平白无故受他偌大一份人情,算怎么回事?

展露昭见他还不动,又劝:」怎么?菜不合适?要是不喜欢,我叫他们照着你爱吃的口味重做。」

宣怀风还没说话,宣怀抿就在他隔壁笑了,和展露昭说:」军长,你忘了,我二哥留过洋的,洋人最怕细菌的,对馆子里面的碗筷信不过。你看,要这样先涮涮才能动筷。」

一边说,一边示范,拿茶水把自己面前的杯碗筷子热热地烫了一遍。

展露昭恍然大悟:」原来是这样,我帮你。」就伸手过来。

宣怀风忙拦着,说:」别听怀抿胡说,没有这样的事。我只是觉得菜太丰盛了。」

展露昭却代宣怀抿说话:」他说得也对,也不知道馆子里面洗碗的人经不经心,烫了总比不烫好。是我想得不周到。」

提起热茶,亲自帮宣怀风烫碗杯。

他如此殷勤细致,倒让宣怀风更为尴尬,连连说:」不客气,我自己来就好,我自己来。」手忙脚乱地去拦。

展露昭正提着热茶壶倾水,被他一碰,手禁不住微微一斜。

宣怀风忽然「呀」了一声,身子往椅背猛地一缩。

展露昭大吃一惊,赶紧把茶壶给放一边了,迭声问:」烫了?烫哪里了?快给我看看。」

宣怀风说:」没事。」

展露昭见他右手按在左小臂上直蹙眉,当然不信,硬扯着他的手过来,也不管他愿不愿意,二话不说解了袖扣,撩起袖子一看,手臂上红了一片。

宣怀风还想说没事,还没开口,展露昭已经转头叫外头的勤务兵,狮子般的嗓门震得宣怀风耳里一阵嗡嗡响:」快去车上拿药!要烫伤的药!」

他的勤务兵无头无脑地跑进来,愣着说:」军长,我们车上哪有烫伤的药?药箱里面金疮药倒是有的。」

展露昭气道:」王八蛋,你脖子上顶着的是脑袋还是尿壶?!没有不会去买吗?给老子跑着去!」

勤务兵被他这么一吼,拔腿就去买药。

人刚出去,门外立即又进来了几个穿军装的,原来却是海关总署的护兵,今天跟着宣怀风过来的。

这群护兵最近被白雪岚训诫得多了,都出奇地伶俐,守在门外听说宣怀风烫到了,立即有两三个冲下楼,把汽车上的备用药箱整个抱了上来,大声说:」这里有药,什么药都有!」

他倒没有夸大。

药箱一打开,里面完全是满的,瓶瓶罐罐排得整整齐齐,上面都贴着小纸条,用钢笔写着用处。

里头有一个扁平盒子,上面写着「烫伤」的,展露昭看着护兵取出来,一把就抢了过去,拔开瓶塞。

宣怀风说:」我自己来。」

展露昭充耳不闻,完全地自作主张,把药膏涂到他手臂上那红红的一块上。

宣怀风不好拒绝人家的好意,只好不说话。

展露昭刚开始是正儿八经地涂药,慢慢地揉着药膏化开,指尖触到那肌肤,晶莹而柔软,比婴孩的皮肤还好摸。

被烫到的地方,淡红的诱人,再看没被烫到的地方,又透白如雪。

骤然心儿一跳。

原本是一个指头在揉的,不知怎么的,就变成三个指头并拢着揉了,视线扫着宣怀风的俊脸,低声问:」好点了吗?」

宣怀风说:」好多了。多谢。」

不言声地把手臂抽了回来,转头看自己带过来的护兵,问:」你们怎么知道今天会出这档子事,在车上放了这么多的药?」

护兵很担心他烫得厉害,回去被总长知道了要挨打的,看见情况很轻,悬起的心才放了下来,笑着答他:」这些药是总长叫放车上的。每天都预备着呢,说是万一出个状况,至少可以应急。您看,这不就被总长说中了吗?果然出了状况。」

宣怀风多少也猜到是白雪岚的吩咐,不禁有些感动。

这个人虽然很霸道,但心也是很细的。

当着众人的面,不好表露什么,只是看着那满满的药箱子,默默点了点头,并没有瞧见展露昭脸色已经沉下去了。

宣怀抿从他二哥烫到起,一直都没什么表示,此时才打了个哈欠,强笑着问:」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吃饭了?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