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39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展露昭忽然朝他冷冷一瞥:」你除了吃,还知道什么?」

「宣副官,」宋壬没来,这个送药箱上来的护兵就成了一个临时的护兵领头,他看看厢房里的几个人,走近了宣怀风一步,低声和宣怀风商量:」您别笑话我没见识,今天我看过黄历的,上面写着不宜出行。果然,一出来您就出了状况。这饭……能不能别吃了?您瞧,您的手烫着了,吃东西也不痛快。不如让我们先送您回去,想必您的朋友也是可以体谅的。要吃饭,选个好日子再和他们另约。您看成吗?」

展露昭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得一清二楚。

如果这是他的兵,早被他拔手枪毙了。可恨却是宣怀风带来的人,总不能不给面子,只能黑着脸,铁铸的雕像似的坐一边。

宣怀风也早觉得这顿饭吃得够难受的,点头说:」好,就照你说的办。」

把袖子放下来,扣好了袖扣。

站起来,向展露昭道歉,说:」今天这一顿,不如还是我会账……」

展露昭把手一挥:」别说这种没意思的话。是我做事出了差错,害你烫着了。不过,过几天我还要弄一桌好席面请你,补今天这一顿,你赏不赏脸?」

宣怀风想着为了小飞燕的事,终是要再见一次的,说:」我们过几天再约一顿,当然没问题,但不能你请。我该请你一桌的。」

展露昭说:」也行,反正我们约好了。」

亲自把宣怀风送到楼下,直看着他在护兵簇拥下上了小轿车,扬起尘烟,开得远远。

展露昭这才上楼,到了厢房,扫一眼满桌原封未动的菜肴,脸色阴沉。

宣怀抿见了,便不敢显得太高兴,也把唇抿起来,叹了一口气,摊开手说:」唉,辛辛苦苦布置的一桌好菜,可惜。军长,你坐下吃一点吧。」

把椅子搬过来,请展露昭坐下。

又斟了一杯,送到展露昭手里,说:」喝点酒,消消气。」

展露昭抬起眼,冷冷瞅他一下,一仰头,喝到酒杯见底。

放了杯子,说:」你坐下。」

宣怀抿干干脆脆地在他身边坐下了,拿起筷子问:」想吃什么?我夹给你。」

展露昭没答,忽然握着他的左手腕拉到自己眼前,把袖子掠上去,盯着他露出来的手臂看。

闷闷地不做声。

宣怀抿低声说:」急什么?等吃饱了,什么时候不由得你?」

展露昭默默地看着他白皙的手臂,半晌,把掌心贴在肌肤上面,慢慢摩挲。

宣怀抿被他摸得痒痒,忍不住嘻地一笑,抬眼看着展露昭那心醉沉迷的表情,霎时明白过来了,顿时把笑容僵在脸上,瞪了展露昭好一会,才展着难看到极点的笑容,悻悻地说:」得了,摸上一万遍,这胳膊也长不到他身上去。」

说是这么说,却没有把左手抽回来,仍由着展露昭把玩摩挲,右手拿起筷子,板着脸夹了一块冷掉的熊掌塞进嘴里,恨恨地嚼起来。

第十八章

宣怀风坐上汽车,远离了江南馆子,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刚才在厢房的一阵子,怎么想怎么别扭。

他倒有些高兴被烫到了,可以托辞先走。

司机在前面摆着方向盘,一边问:」宣副官,我们是回公馆吗?」

宣怀风看看天色,现在只是午饭光景,不知道白雪岚吃了没有,说:」到海关总署去吧,我还有些公务要办。」

司机便往海关总署的路上开。

到了海关总署门口,宣怀风从车上下来,直接往楼上的总长办公室去,到了门口敲了敲门,里面半日都没有声音。

一个部员刚好经过看见了,说:」宣副官,你找总长?」

宣怀风说:」是的。」

部员说:」总长出去了,你不知道?」

宣怀风问:」他是吃饭去了?」

部员说:」大概是的。好像是警察厅一个什么人过来请的,总长就带着几个护兵走了,他们下楼的时候,我还听见依稀说了一句什么京华楼的菜色不错。恐怕是去京华楼吃饭吧。」

宣怀风听了,不由注意起来。

白雪岚上次被埋伏挨了一枪,警察厅处理得不明不白,又有传闻说警察厅长就和那个火焰帮的当家有勾结,怎么今天警察厅的忽然和白雪岚约了一道吃饭?

必有蹊跷。

他心里默默地就有些急了。

这人也太不在意了,自己好歹是他的副官,这样的事也不吭一声。

要是自己知道有这件事,无论如何也要把和三弟的约往后推一天的。

宣怀风转身下楼,快步出了大门,一猫腰钻进车厢里,对司机说:」开车,去京华楼,快点。」

白雪岚带着两个护兵上了京华楼的包厢,警察厅长已经先摆了一桌酒菜,见他进来,站起来笑面相迎,拱着手说:」白老弟,你来得好快。来来,先请坐。」

白雪岚朝他一笑,在桌旁坐下。

宋壬和另一个护兵走过去,目不斜视地站在他身后,仿佛两尊门神似的。

白雪岚问:」周老哥,不是还有别人吗?」

周厅长笑道:」不急。人已经约好了,只是还没到,这里凉快,我们一边吃着一边等。」

他自己便也坐了,夹了一颗花生米丢嘴里嚼得津津有味,一边说:」哎呀,白老弟,说句实在话,上次的事,我真是顶佩服你的。」

白雪岚笑道:」佩服我挨枪子吗?」

周厅长说:」不不,我是说,为国家挨枪子,那才是为国为民的榜样,你这种人,我佩服。」

朝着白雪岚,把大拇指竖了竖。

放下手,他又叹了一口气:」但是呢,这如今是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难啊。」说着,摇了摇头。

白雪岚想了想,也叹了一口气,说:」老哥,你的意思,我有什么不懂的?我年轻气盛,当初想着新官上任三把火,现在回想一下,何必呢?白白把命丢了,也不得一声好。在外头,我的名声是怎么一个样,你多半也是听闻过的,为了一点税金,商人们把我恨得半死。禁烟,我本来是为了他们好,但是那些抽大烟的更恨我入骨。说是因为我一禁烟,烟土的价格涨了几倍,他们原本能抽五天的,现在只能抽一天。倒像是我逼得他们倾家荡产似的。」

周厅长附和道:」所以说刁民难缠,他们哪知道你的苦心。」

白雪岚冷笑着说:」我现在也没这么蠢了,有苦心我也不花在这些废物身上。要抽大烟,随他们去吧,抽死了活该!本总长犯不着为这些窝囊废伤神。」

周厅长把手掌在桌上啪地一拍,慨然道:」正是这话!他们自甘堕落,我们管他们死活?那白老弟,你如今又打算怎么处置眼下的事呢?」

白雪岚微微一停,思忖着问:」老哥有什么建议?」

周厅长小心地打量了他两眼,看他一脸淡然,很好商量的样子,试探着说:」本来你们海关的事,我是绝不该多嘴的。不过有一件,和我警察厅的责任范围有些牵涉……」

白雪岚问:」怎么?」

周厅长笑道:」老弟啊,你那头海关的下属,似乎有几个做事太急躁了。前阵子,是不是无缘无故封了人家的大烟馆?这会惹起治安纠纷的,让我们警察厅也卷进去,我看是你那头的人,想着别把事情闹大了,特意叫人去调停,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。只是,长此以往,总会出岔子的。」

白雪岚蹙眉道:」有这种事?」

周厅长说:」我看你的为人,不像纵容这种事的。」

白雪岚说:」这事等我回去,好好的问一问,看是谁这么不规矩。」

周厅长说:」你肯过问,那最好不过。其实烟土,就算在首都,现在都是半禁半不禁的,真的要禁,哪里禁得住?难道那些抽上瘾的人,说一声禁,就不抽了?有几家大烟馆在,也算是开门做正当生意,他们也没有硬是拉人去抽大烟吧?总比暗巷子里的黑窝好,那些黑窝常常以次充好,吃死不少人。大烟馆,一来好管制,二来,不管怎么说,人家也给你交不少税金,是不是?对国家还是有功劳的。」

白雪岚点点头:」这话很有道理。」

周厅长很满意,说:」这些话你可以听得入耳,我也就算没白说。来,吃菜。」

两人吃了几筷子菜,周厅长又问:」那你现在,想好怎么处置没有?」

白雪岚慢条斯理把一块鹿肉嚼碎吞了,微微一笑:」有老哥开导,我还能不开窍?容易。大烟馆,我以后不封了,就算真的要封,也先和老哥你打个招呼,免得海关反而和警察厅打起架来,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吗?」

周厅长说:」极是,极是。」

白雪岚又道:」不过呢,烟土是赚厚利的事,这方面我可不敷衍,该交的税,还是要交。至于那些人爱抽不抽,我也懒得管了。」

周厅长说:」那当然,税金一分也不少你的。如果他们敢拖欠,不用你开口,我警察厅就先砸了他们的场子。」

白雪岚笑道:」以后就依仗老哥了。」

周厅长油光滑亮的脸也绽出笑来,高声咳了两下。

包厢的门立即打开了。

周火其实老早就待在隔壁包厢,早贴着木隔墙听了他们两人的话,发现周厅长打暗号,带着两个跟班的彪形大汉过来这边包厢,见到白雪岚,显得非常镇定,笑着把手一拱:」白总长,咱们总算见面了。」

昂着头,把下巴一扬。

后面一个大汉就捧了一个檀木盒子上前,放在白雪岚面前的桌上,把盒盖子一掀,默默地走回到周火身后。

白雪岚看着那檀木盒子,伸手进去翻翻。

最上面一张薄薄的支票,金额上写着五十万,掀开支票,下面便是半盒子的珍珠,每一颗都有小拇指大小,颗颗雪白莹润。

一汪翠绿大半埋于珍珠中,只露出一个雕得神骏精神的马头,正是上次白雪岚不肯收下的翡翠骏马。

白雪岚若有所思地拨着珍珠,抬了抬眼睑,问:」周当家的,你送这么一份大礼,我不太懂啊。」

周火嘿地一笑:」白总长,前阵子咱们俩不认识,彼此间颇有些误会。这些见面礼,给白总长消消火气。以后做了朋友,自然还有长期的往来。」

周厅长在一旁拍拍白雪岚的肩膀,笑道:」白老弟,老周这个人,性子豪爽,出手大方。你慢慢交往,自然就知道了。」

白雪岚说:」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要是收了,不知道要还什么样的人情?」

周厅长好笑地说:」做朋友的事,要还什么人情?只要你们冰释前嫌,彼此不要再闹误会,那就是天大的好事。」

周火说:」就是。」

周厅长又对白雪岚说:」你是海关总长,老周是正经商人,虽然他开的是大烟馆,但也是良民啊。二者正应该官商合作,为国贡献。你说是不是?」

说完,就等着白雪岚表态。

周火背对着门站着,连着身后两个大汉,三双眼睛都盯在白雪岚脸上。

白雪岚却很有闲情地拨弄着盒子里面的珍珠,似乎在斟酌什么,隔了一会,才抬起头,打量了周火两眼,淡淡道:」既然是要冰释前嫌,就不得不先说说那些前嫌了。周当家的,你我之间的嫌隙,似乎不止是封了你几家大烟馆吧?你大概也对我做了不少好事。」

周火不慌不忙说:」白总长,你要说哪一件事,我知道。那三个被抓到的混蛋,说是我指使的,简直就是胡说八道!我操他祖宗!不过,说句实话,要是咱们早点交个朋友,你也不至于出这么一档子糟事。」

周厅长忙道:」哎哎,周老弟,说话留神点,白总长可是斯文人。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