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44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宣怀风说:」别闹了,我正受着伤呢。」

白雪岚只管甜蜜地亲他,喃喃地说:」我知道,你是为我受的伤,我白雪岚一辈子欠你的,一辈子当牛做马地还。」

他的动作,自然是一万个温柔和小心的。

宣怀风反驳:」话不能这么说,我是去履行职责,出了意外,不是为着谁才去受伤。」

白雪岚问:」那你明明听见枪声,怎么不躲开?」

宣怀风说:」就是因为听见枪声,才知道事情不好,才要过去。」

白雪岚问:」司机说,你拿着他的性命做威胁,要他把车开过去,这是真的吗?」

宣怀风不料司机立即就把这些都向白雪岚汇报了,只好道:」这叫近墨者黑。」把眼睛闭上,做出一副不想争论下去的样子。

白雪岚笑意更深了。

他见宣怀风脸上有倦意,怕妨碍了他休养,便不再做些出格的举动,只用指尖轻轻在他脸上颈间爱抚,仿佛哄孩子入睡似的。

病房里静静的,只偶尔从窗外传来一声远远的汽车喇叭声。

宣怀风眼看着真要睡了。

不料,咚咚两下,又有人敲门。

宣怀风眼睛就睁开了。

白雪岚很不高兴,转身去看,问:」是谁?」

一个人答道:」雪岚,是我。」

一边说着,一边自行把房门打开了。

——《待续》

《金玉王朝 II 砺金》下

第二十一章

林奇骏一身灰色西装,匆匆进来,脸上比谁都急,双眉都锁在一处了,连着说:」怎么?怎么?伤得重吗?我出城去了,这时候才得了消息,简直是晴天霹雳,可见现在世道乱了,再规矩的人也保不住平安。怀风,你这人,真是,让我怎么说呢?子弹乱飞的地方,你去做什么?太让人放心不下了。现在好点了吗?身上疼得如何?」很自然地,握了宣怀风垂在床边的一只手,裹在自己两掌中,深情地望着他。

他如此关心,又有老同学的立场,宣怀风只能勉强撑着精神应对,微笑道:」好多了,现在也不怎么疼。」

那只手,抽也不是,不抽也不是,不由担心白雪岚又惹出旧疾,偷眼去瞧白雪岚。

白雪岚也正盯着两人握手的地方,嘴角隐隐往下一撇,故意懊悔似的说:」这是我的错,早知道他会到京华楼,我也不至于那么冲动,一枪把周火给崩了,惹出一场枪战来。」

林奇骏顿时注意起来,忙问:」周火真是你杀的?」

白雪岚说:」你认得他吗?怎么听你的意思,竟是个熟人?」盯着林奇骏,一双眼瞳带了电似的在他脸上扫。

林奇骏心一虚,连宣怀风把手从掌中抽走了也没反应,掩饰着反问:」你当我是什么人,会和那种人认得?不过这人也算恶名远播,我当然是听过的。雪岚,你这是为社会除了一恶,快哉,快哉。」

白雪岚冷笑:」你先别说快哉,这事还不算完。」

林奇骏浑身一冷,问:」怎么不算完?你还要追查什么吗?」

白雪岚说:」那当然,周火下面这么多的兄弟,必定还要逃窜的。亡命之徒最可怕,都是横了心不怕死的,现在估计只想着绑票勒索钱财好当盘缠,哪些人平日若是和周火打过交道的,家里又有几个钱的,可要小心了。」

林奇骏听他说的不是周火同党的事,反而松了一口气,点头说:」你考虑得周到,不愧是当总长的人。」

在林奇骏心里,周火之死,当然是一件痛快事。

他为周火私运毒品,虽然得钱,却成日提心吊胆,以林家的实力,又哪里缺钱了?

白雪岚倒是为他制造了脱离这犯罪苦海的绝好机会。

宣怀风见他们你来我往,说的话都是让人要仔细想一想的,毕竟刚做手术,没这么大的精神,就说:」奇骏,多谢你来看我。我没大碍的,就是想先睡一会。」

眼睑半垂下来。

林奇骏忙放柔了声音:」那你睡,我不吵你。」

他原本的心思,是想留在宣怀风这里看顾的,无奈白雪岚一尊门神似的矗在眼前,被白雪岚高深莫测的眼神审视着,一颗心就扑腾扑腾坏了事一般乱跳,竟是待不住。

不一会,林奇骏就对白雪岚说:」我也不久留了,免得让他休息不好。先告辞,明日再来看。」

白雪岚说:」多谢你来这一趟。」

林奇骏又恳切道:」要是情况有变化,请千万告诉我一声。」

白雪岚说:」一定。」

等林奇骏一走,白雪岚立即走到门外,把宋壬叫过来,沉着脸吩咐:」新调的护兵到了没有?叫他们把走廊前后守了,不许闲人靠近。好好一个医院,病人静养的地方,不管张三李四都能进来,还像话吗?」

宋壬啪地立正敬礼,应了一声「是」,便指挥起自己的手下来,这处站一岗,那处站一岗。

正在安排护兵们设岗位,忽然走廊靠着楼梯的那一头,呼啦啦上来几个人,都穿着整齐的军装,款式却和宋壬他们颇为不同,冲着里面就去。

护兵往前一拦,吆喝着问:」站住,干什么的?这里闲人不许靠近!」

对方几个护兵也不是吃素的,话音刚落,他们也对喝起来:」你他妈才是闲人呢!没长眼呀?这是我们军长!让路!」

「我们只认得总理总长,不认得什么军长?」

两边都不是斯文人,话头一对,三言两语就见火了,差点对骂起来。

宣怀抿知道那是海关总署的服色,站出来喝止了自己这边几个护兵,朝那边的护兵说:」你们是海关总署的?宣副官你们认得吗?那是我二哥。」

这样一说,护兵的脸色才好了点,说:」原来是宣副官的弟弟,对不住,我们不认得您。」

宣怀抿说:」听说我二哥受了伤,是真的吗?」

护兵说:」那是真的,就在病房里躺着呢。」

宣怀抿的身后,立即就有了一点动静。

他回头,看看展露昭的脸色,又把头转回来,对护兵说:」既然如此,我可要瞧一瞧他。麻烦你们让个道。」

那护兵瞅瞅宣怀抿,又瞅瞅展露昭和那一群外地兵,面露难色,笑着低声说:」宣少爷,不是我不肯让您的道,我们总长再三吩咐了,宣副官需要静养,任何人都不许打扰。」

展露昭一直没做声的,这时候冷冷一哼:」笑话,天下还有亲哥哥受伤了,不许亲弟弟探望的理?这是海关哪门子的规矩?」

他是当军官的,这么一发话,当然很有威严。

偏偏那护兵也不是寻常人,他是跟着宋壬从山东那边调过来的,上过沙场杀过人的老油兵,自以为天底下白司令最大,哪里会被一个没听过名的军长唬住。对宣怀抿略和气一点,那还是看在宣副官面上,对展露昭这看起来似乎是宣怀抿上司的人,反而不卑不亢地,说:」对不住呢,这是我们海关总长立的规矩。小的只听海关总长的吩咐,他说任何人不能打扰,就是不能打扰。总长说了,要探望,一律等过些日子,宣副官好些时再探望,现在不接待。您请回。」

展露昭问:」要是我不回呢?」

那护兵笑道:」那您就在这站着等吧。」

一说这明显是不尊重军长的话,展露昭那头的几个护兵便叫爹骂娘的喝起来。

孙副官听见这边骂声,从病房门口赶过来问:」怎么了?这么吵吵嚷嚷的?」

护兵报告:」孙副官,他们要见宣副官,我把总长的话和他们说了,他们不听,硬要和我们吵。」

宣怀抿也不想吵起来,听护兵的意思,来的这个也是能做点主的,忙自我介绍:」宣怀风是我二哥,我叫宣怀抿。」

宣怀抿这名字,孙副官是听过的,哦了一声,说:」原来是宣副官的弟弟。」态度友好。

宣怀抿便道:」我想探望二哥,可以行个方便吗?」

孙副官抬头间,不经意先扫了一下高高大大,沉着脸不说话的展露昭,朝宣怀抿笑道:」原本没什么不方便的,就是德国医生说了要静养……不如这样,我先去问一问,请您在这等一会?」

宣怀抿说:」有劳。」

孙副官就往里面走了。

如此的闭门羹,吃得也够窝囊的,宣怀抿也不用眼睛看,光嗅也能嗅出展露昭身上一股想杀人似的暴戾气味。

不知为何,宣怀抿心情却挺好的,站在军长身边,忽然小声和他聊起私话来,说:」你也不用担心,瞧这个阵势,有人把他当宝贝一样疼着呢。就算受了伤,自然也是受最好的照顾。何必我们这样心急火燎地来看。」

展露昭看着他脸上挂着那一丝笑容,冷冷瞪他一眼,把头转到一边去。

不一会,孙副官就回来了,后面跟着白雪岚。

宣怀抿正讨了无趣,见到白雪岚来了,主动招呼道:」白总长,还记得我吧?宣怀抿,同乐会上见过面的。」

白雪岚说:」记得,怀风的三弟。这位是……」

目光便落在展露昭身上。

宣怀抿忙道:」来来,我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展军长。军长,这位就是海关总署的白总长,我二哥的顶头上司。」

白雪岚问:」二位过来,有何贵干呢?」

宣怀抿说:」那还用问,当然是看望二哥呀。」

白雪岚一眼见了展露昭,心里就很起疑,不过副官的哥哥受伤,何至于本人亲自带着护兵到医院来,这是绝说不通的,便笑道:」你的来意,我自然明白。不过这一位展军长,我就不大明白了,难道也是来看望怀风的?我们怀风可担不起。」

这我们两字,他是故意说的。

果然,就如在展露昭心里将一把熊熊烈火点起来,大恨这姓白的嚣张可恶。

宣怀风难道是你海关总署的物件吗?还你们我们的!

展露昭是个桀骜不驯的,被白雪岚扫视着,视线毫不客气地迎上,沉声说:」白总长是要调查调查吗?实不相瞒,我和怀风是故交,从前宣司令在时,我们就已经认识了。这次听说怀风受伤,我们是老朋友了,他有事,我总不能不照顾。我话说清楚了,请让道吧。」

白雪岚本来就看他觉得碍眼,再一听这话里意思,不是探望,竟是打算「照顾」,那简直就可列为敌人了,便占着道不肯让,上下打量着展露昭,慢悠悠道:」原来是故交,怀风离开广东好一段日子了,你们应该很久没见了吧?」

宣怀抿说:」哪里?今天才约了一道吃江南馆子呢,我们展军长可是很好客的。」

白雪岚气管里顿时冒出一股酸味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