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61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这目如悬珠,齿如编贝的美!

呀!

这神姿高徹,直如瑶林玉树!

可惜,展露昭没读过几天书,他看着那少年从日落的方向走来,而太阳的余晖全集在了少年安详微笑的眼眸里,呆住了。

展露昭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身影,脑子里只有那一个自然而然的疯狂的念头——我要摸摸他!

这人……这人!

他的头发那么漂亮,是不是真的?他的皮肤那么漂亮,是不是真的?他的脸蛋那么精致,仿佛摸一下就会不小心弄坏似的,可是,我一定要摸摸他。

展露昭从椅子上站起来,等着他进来,那拼死也要摸一摸,可那人并不是到小花厅的,从从容容地从窗外自顾自地过去了。

展露昭还想追,被身边人一把抓住。

叔叔瞪着眼问:「小畜生,想干什么?」

展露昭问:「刚才过去的是谁?」

展师长一惊,脸色大变,压着声音说:「那是宣司令家的小少爷,叫宣怀风。你不是连他也想摸摸吧?」

展露昭反问:「你不是说,想摸就摸。饿死胆小的,撑死胆大的吗?」

展师长牛眼瞪得更大了,说:「摸不得!摸不得!」

展露昭说:「叔叔,我不当团长了。你这么本事,把我安插在宣司令府里,我见门口站着很多护兵,我也当一个护兵。」

展师长压着嗓子说:「放屁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。那宣怀风,是宣司令的命根子,你以为他是镇长的水晶鞋,黄善人的瓷花瓶?这一个,你碰都不许碰。」

展露昭冷笑,「叔叔,你自己说过,宣司令不过也是时来运转,老司令死了,自己趁乱坐了江山。你现在已经是师长了,往上走,大不了是个军长,还是要听司令的。难道你就不想坐一下江山?」

展师长一愣,半晌没说话,脸上贪婪恐惧交织,刺激得颊上肌肉暗暗抽动。

展露昭说:「让我留在这里,再不济,也可以给你当当暗线。」

最后,总算得到宣司令召见,没费多少唇舌,展露昭就成了宣司令身边的一名护兵。

展露昭的愿望,其实并不那么难实现。

没多久,机缘凑巧,他一天在宣府里巡逻,就被宣怀风叫住了。

「喂喂,你,就是你,」宣怀风从旁边院子的矮墙,探出小半个身子,朝他招手,「你过来一下。」

展露昭兴奋得不敢置信,小跑着过去报到。

宣怀风穿着一身时髦的运动服,手里拿着一个羽毛球拍,问他:「你会打羽毛球吗?」

展露昭摇头,「不会。」

心里很懊恼,自己怎么那么无用,就不会着外国球呢?

宣怀风说:「不要紧,我也是随便练练。这样吧,你拿着这个拍子,把这个羽毛球往上打,记得,要打到我这边的方向,不要太低了。」

展露昭点头说:「好。」

拿着那个古里古怪的外国球拍,展露昭手都激动得抖了,偏偏,那古里古怪的球,不圆不方,上面还吊着几根羽毛,比皇母娘娘还难伺候。

好几次,羽毛球抛到空中,他心急地挥拍子,反而错过了,羽毛球又轻飘飘掉回地上。

宣怀风因为过几天学校有一个羽毛球比赛,这日是约了林奇骏练习羽毛球的,换好了运动服,都准备好了,林奇骏却到现在也没来,宣怀风只能随便找个护兵,看看能不能凑合着练习一下。

不料这样拉外行人配合,终究是不行的。

宣怀风等了半日,都等不到一、两次羽毛球过来,不耐烦了,眉头微微皱着说:「算了吧,不玩了。拍子还我好了。」

伸手去拿拍子。

展露昭晕头转向,吃了豹子胆,藉着还球拍这一瞬,电光石火般地在宣怀风手背上一摸。

啊!真滑!

滑得像刚清蒸出来的水蛋,一掐肯定能掐出水来。

宣怀风在学校运动,和男同学有个接触也很寻常,不在意地扫了展露昭一眼,也没有做声,拿着球拍,把地上散落的几个羽毛球捡起来,就往里头走。

展露昭追上去说:「少爷,真对不住,我很笨的,不会打这个什么毛球。不如,我给你做些别的赔罪吧。」

宣怀风说:「不要紧。」

展露昭说:「不,不,一定要赔罪的,不然宣司令知道了,一定骂我。」

宣怀风头也不回,仍旧往里面走,口里道:「你放心,我不和爸爸说。这事也不是你的错。」

「可我……」

「好啦,好啦。你要真的不放心,一定要帮我做事,嗯,那就帮我把那边柜子里左边的第一个抽屉打开,把里面的纸拿出来,取一张铺到这边的书桌上。」

展露昭赶紧去取,认认真真,一丝不苟地铺开铺平了。

宣怀风磨了墨,把狼毫笔尖在砚里点了点,忽然抬头看着他,奇怪地问:「你怎么还在这里?」

展露昭问:「少爷,你就只叫我做这么一件小事吗?」

宣怀风说:「我能有什么大事叫你做呢?」唇角扬起来,有趣地一笑,露出整齐雪白的皓齿。

展露昭刚才摸了他的手一下,已算是夙愿得偿,自以为痴心妄想就此也该收敛一二了。

现在见他展颜一笑,如冰天雪地里忽然绽出无数鲜花来,被震撼得不知身在何处。

倏忽,心里嘶吼起来。

不行!不行!

这样摸一摸,算得上什么?非要……非要……

他从前对镇长的水晶鸡,只想摸来玩玩,而没有把它偷吃掉的打算;对黄善人的花瓶,虽然最终回去报仇雪恨,摸了两下,但很快索然无味,悻悻地砸了。

但对眼前这位被宣司令当命根子一样疼爱的、自小就众星捧月般长大的宣少爷,却决然不是一回事。

展露昭恍然明白,对宣怀风,他不是想像摸花瓶似的随便摸两下,试试手感,而是想从头到脚,仔仔细细地,一寸一寸都不放过的,摩挲,探索。

而摩挲探索,那,还是不够的。

如果宣怀风是那盘玲珑剔透香喷喷的水晶鸡,展露昭笃定自己绝对一口吞了他,连肉带皮,一个骨头也不吐。

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宣怀风转了转头,问他。

其实,宣怀风也没什么正经东西要写,不过随便练练字,提着笔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了几句旧诗,浑然不知身旁这个陌生的护兵已经对自己起了天大的野心。

展露昭回过神来,装作憨憨的模样,「哦,我叫展露昭。」

「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?」

「我……我不会写字。」

展露昭很懊恼。

自己怎么就这样无用,连字都不会写呢?

宣怀风倒是一脸平静,他父亲手下的护兵,没读过书的比比皆是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他拿着笔在宣纸上乱画,反正无事,就好心想把这护兵的名字写出来,让他也认识一下自己的名字,一边动着笔杆,一边问:「是露水的露?」

「是。」

「那么,是日字旁的昭了?」

「我爹说,是昭然若揭的昭。」

宣怀风把三个字写出来,看了看,忍不住轻笑,问他:「这是谁给你起的名字?」

展露昭说:「我爹特意送了一瓶老酒两斤牛肉,请一个私塾的老先生起的,他起名的时候,就说了,露水的露,昭然若揭的昭,我爹就记住了,说给我听。」

宣怀风说:「这个名字,起得很不合道理。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,你还要露出来。呵。」又笑了一下。

这时,林奇骏匆匆来了,忙着为迟到道歉。

宣怀风见他来了,很是高兴,哪里还会怪他,拉着他就到院里空地上去练羽毛球了。

展露昭自此,自己花钱请了先生在余暇时给他教学,发狠地读书学字,再也不要在宣怀风面前露怯出丑。

因为自己的名字,竟招得宣怀风和自己交谈几句,还露了几次笑脸,很是好奇。

他就向先生请教,问:「先生,什么叫司马昭之心呀?」

先生说:「司马昭是三国时的魏臣,权倾朝野,人人都知道他是打算谋朝篡位的,连皇帝都知道了,为此感到不安。那皇帝又曾经说过一句话,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所以这话就流传下来了,意思就是说一个人的野心很大,人人都知道的。」

展露昭瞭然,点了点头,又请教:「那么,这个司马昭后来,是不是被皇帝杀头了?」

若是如此,可当真晦气,要快点改个吉利的名字。

先生笑道:「哪里,哪里。皇帝不但没能把他杀掉,他反而派人把皇帝杀了。后来他的儿子还真的篡位成功,当上了皇帝。这个人啊,说到底,就是个大奸臣。」

展露昭冷笑,「成者王,败者寇,他儿子都当了皇帝,他就是太上皇,管他什么奸臣忠臣。」

心里暗想,那玉人儿说我司马昭之心,还露了出来,看来倒应了老天爷赏我的气运。

我要是能杀了皇帝,先不抢金银珠宝,首先把皇帝那漂亮到不能形容的太子抢来,当我的皇后。

从此日日尽情地放肆,要摸哪里,就摸哪里;要吃哪里,就吃哪里。

越想,越是激动,浑身血液烧滚了似的。

展露昭对天发誓,今生见佛杀佛,见魔屠魔,怎么也要把那清朗纯洁,让他魂牵梦萦的少年弄到手。

对此,宣怀风一无所知。

那一刻,他正无牵无挂,逍遥自在地和林奇骏商量假日去哪里爬山游玩呢。

《番外完》

金玉王朝 Ⅲ 璀璨01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