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86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又说,「抱你,我是流氓,抱别人,我又成了负心汉,叫人两头难做。你摸摸这地方,我要是和别人鬼滚了一晚上,能这么硬实?也对,反正你我没有干系,我分辨这个干什么!」

  霍然转头下了床,迈开步子就走。

  宣怀风此时已经明白过来,他为什么抓着自己的手摸那地方。

  他听姐姐悄悄和张妈说过,男人吃了野食回来,都是软脚蟹一般。

  白雪岚显非如此。

  他暗自后悔自己说了「强奸犯」这忌讳的词,看见白雪岚掉头就走,不禁心里一跳,怔怔看着他的背影。

  白雪岚走了几步,倒没有出大房,往左一拐,直接拐进了浴室。

  不一会就听见了水龙头哗哗的水声,像水柱打在铁皮桶上,接着又是一阵哗啦哗啦的泼水声。

  宣怀风沉不住气,到底还是下床走过去,探头一看,浴室门没关,里面水龙头开到最大,冷水直往下淌,撒了一地,白雪岚绸缎长衫全湿了,皱巴巴贴在身上,越发显得他胸宽背挺。

  他也不脱下湿衣服,接着满桶的水,举起来就往头上满满地淋下来,只管一桶一桶地接着,淋着,如灭心头火一样。

  宣怀风又心疼又好笑,看了一会,白雪岚竟然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,只好走进去说,「你生气归生气,拿自己身体来泄愤,不是男子汉所为。」

  白雪岚冷冷道,「身上不清爽,洗个冷水澡,算什么拿身体泄愤?再说,我们不是没有干系吗?」说完,一桶水又接满了。

  他还是提起来,哗啦一下浇到自己身上。

  宣怀风说,「好,是你说我们没有干系的。我就走了罢。」

  转身出来。

  身后猛地哐当一声巨响。

  白雪岚把铁皮桶随手扔了,抢上来,紧紧抱了他,磨着牙说,「没有干系,这句话到底是谁先说的?你倒会栽我的赃。」

  宣怀风说,「松手,弄我一身水了。」

  白雪岚说,「就不松,你还我这个公道。」

  宣怀风好笑地问,「如今说起来,你跑去梧桐巷子过了一夜,再用冷水浇浇身子,反而就有理了?我却不懂这什么逻辑。」

  白雪岚说,「要和我说逻辑吗?这个我不会,我去念洋书,又不是像你这样念数学。」

  宣怀风说,「不唠叨这些,你先松手,把湿衣服换了。就算大夏天,穿着湿衣服也会生病。」

  白雪岚说,「病死就病死,反正,迟早也让你折腾死。」

  宣怀风说,「闭嘴。说了多少次,不许说这种话。你到底换不换衣服?」

  白雪岚和他对答了这几句,心上阴霾去了大半,答道,「换罢。」

  松开两只手,低头去解自己的长衫扣子。

  偏偏那布纽扣本来就紧,湿了水,更不好解,白雪岚故意弄了两三下,皱着眉对宣怀风说,「你帮一帮忙。」

  宣怀风就凑过去帮起忙来。

  几根细长的指头,慢慢地沿着扣眼,和那排布纽扣一颗颗地细致战斗。

  白雪岚一低头,就瞧见他白皙颀长的脖子,在眼皮下微微弯着,仿佛天鹅般的优美灵巧,嗅着若有若无的肌肤上发来的气味,复又意马心猿起来。

  昨晚人人都点了姑娘过夜,他既然跟了去,没必要闹得不合时宜,让别人脸上不好看,便将就着把吃饭时在他身边陪酒的,一个叫明妃的点了,熄灯睡了一张床,却碰也没碰那姑娘一下。

  倒不是假正经。

  他对窑子里的女人,一向不怎么稀罕,说说笑笑,谈天解闷可以,真要做那种事,敬谢不敏。

  那些人,哪里入得了他白雪岚的眼?

  这些日子,每晚都是宣怀风陪着,只离了一晚,就浑身不得劲。

  所以昨晚竟是憋着一股阳火,以至于一早就起来了。

  现在,看着宣怀风和自己这样贴近,举动又如此乖巧可爱,刚刚被冷水浇熄的阳火,不禁又渐渐烧了起来,似乎比刚才还要猛烈一些。

  白雪岚忍不住拢着唇,朝宣怀风脖子上呵了一口气。

  宣怀风头也没抬,说,「你不要又装神弄鬼,这是最后一颗了。」

  果然,布纽扣都解开了。

  宣怀风帮他把长衫脱下来,见到他那肌肉起伏的躯干,很是结实强悍,不经意瞄到亵裤,那地方俨然又突兀地撑了起来,脸颊红了一红,低头要退开。

  白雪岚拦着他,说,「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,你就打算这么走了?」

  宣怀风说,「扣子都帮你解了,还要我怎么救你呢?」

  话一出口,就知道自己说了很不该说的话,耳根子顿时红透了。

  白雪岚唇一抿,邪魅地啧啧道,「不错,扣子都帮我解了,还等什么?剩下的体力活我来做罢。」

  把宣怀风拦腰一抱,送到床上,吻着他的鼻尖,问,「这次可是你情我愿的了。」

  宣怀风被重重的身子压着,倒觉得很熟悉踏实,那吻轻轻地落到肌肤上,痒痒地诱人,他很有些羞愧,只是双臂酸软,拿不出劲反抗,嘴里抗议说,「现在可是一大早。」

  白雪岚说,「你总该给我一个机会证明。」

  宣怀风正想问证明什么,记起前言,明白过来,也就不问了。

  少时褪了衣裳,白雪岚分开那两条修长漂亮的大腿,从从容容地进来,腰杆一挺,顶得宣怀风像心肝被人狠狠撞了一下似的,忍不住低叫一声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