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88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宋壬说:「知道,总长出门的时候就和我说了,宣副官要去哪里,只管去得。只要两个条件,一要带着我,二要带着枪。」

  宣怀风苦笑道:「他还真把我当小孩子看了,难道我是黄百万的独生子,一出门就招绑票的?」

  宋壬说:「总长也是为您着想,您就听他的吧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能不听吗?」

  宋壬便问他,今天打算去哪里。

  宣怀风说:「我哪有什么地方去?不过就是去海关衙门上班,伤已经大好了,还待在公馆里偷闲,也不好意思领那份薪金。」

  宋壬正要去备车,一个听差从院子那头过来了,见着宣怀风就说:「宣副官,请您到书房听电话,总长打过来的。」

  宣怀风去了书房,一接电话,果然是白雪岚。

  白雪岚先问他吃了早饭没有等小事,后来又问他今天有没有空。

  宣怀风说:「我正想去海关衙门办公,你做什么问我有没有空?有事要吩咐我办吗?」

  白雪岚说:「正好有一件事,非你不可。」

  宣怀风问:「什么事?」

  白雪岚说:「还记得我们上次说的戒毒院吗?弄来弄去,政府批文总算发下来了,还拨了城里一片空置的房子,可以暂时充当院舍。」

  「真的?」宣怀风又惊又喜,了然道:「原来你最近忙成这样,是为了这个奔波。辛苦,辛苦。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我呢?」

  白雪岚说:「我打听过了,有一个英国医生,叫奥德里奇·布朗的,听说在戒毒的医学方面很有一些研究的,最近到首都来了。现在不是时兴讲什么现代医学吗?既然要开戒毒院,也不妨实施一下,趁着有这样的人物在,请来指点一二。他是个英国医生,你又是英国留过学回来的……」

  不等他说完,宣怀风就应了,说: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。我今天就去拜访一下,他住哪里呢?」

  白雪岚把问来的公馆地址说了,又道:「出门当心点,早去早回,晚上我还有事找你。」

  宣怀风问:「什么事?」

  白雪岚从电话里传了几声暧昧的笑,说:「自然是让你很舒服的事。」

  宣怀风脸颊顿时一红,幸亏是在通电话,白雪岚在对面也瞧不见,宣怀风骂了一句,「胡说八道。」便把电话挂了。

  不料,话筒一放下,那电话又铃铃地响起来。

  宣怀风料着是白雪岚被他挂了电话,又打回来要讨嘴头便宜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铃声响了两道,外头有一个听差,以为书房里没人,忙跑过来打算接,一跨进门,却看见宣副官就站在桌旁边,瞅着那电话一脸无奈,听差就知道自己莽撞了,赶紧含笑说了声抱歉,默默退了出去。

  宣怀风只好拿起电话,正想问白雪岚,你到底又要怎么着,没想到还未开口,却听见话筒里娇滴滴脆生生一把女声,说着,「劳驾,我找宣怀风先生,嗯,就是你们白公馆里的宣副官。」

  宣怀风微愣,一时听不出这是哪位女子的声音,很礼貌地答道:「在下就是宣怀风,请问您是哪位?」

  电话那头也一愣,似乎没想到那么巧,尝试着打过来,恰恰就是宣怀风本人接了电话,好一会,才笑道:「宣先生,大概您早就忘了我吧,我是舒燕阁的梨花。」

  

  宣怀风听了,才认出这把有些熟悉的声音来,心里却有些尴尬,这舒燕阁的女子,怎么把电话打到这里来了,幸亏是自己接了,要是听差接了,给白雪岚一个耳报神,又有一场解释,拿着话筒,嘴上温和地说:「原来是您,自然我是记得的。有什么事吗?」

  梨花欣然道:「真好,我只怕您贵人事忙,全不记得我了呢。」

  那边在话筒里,又是一阵银铃似的笑,虽则悦耳,听在宣怀风耳中,却很有一种不庄重的味道。

  大概欢场中的女子,总以为这般的笑声能让男子失魂落魄。

  笑了后,梨花才在电话里款款地道:「我今天打电话来,不为别的,因为上回和您说了小飞燕的事,到如今都没有个消息……」

  宣怀风恍然,忙道:「抱歉,抱歉,我应该和你说一声的。」

  将如何联系自己三弟,他三弟那边又如何将小飞燕接到别处,大概说了一通。

  不过为了不让梨花担忧,展司令恼火,要拿小飞燕出气,把她卖去窑子的事,却隐瞒了下来。想着日后把事情解决了,花钱救了人出来再说。

  梨花听了,赞叹不已,「您真是个大好人。再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子,费这么些辛劳。只不知道她如今在那个展军官处,过得好不好。我要是得空去看看她,不知道方不方便?」

  宣怀风说:「再过几日吧,她也不能在那个地方久留,我准备接她过来的。等来了,要见自然就方便了。」

  梨花虽在欢场,对小飞燕却似乎天生的一种关切,连声说好。

  两人说毕,便挂了电话。

  这时,宋壬已经出去吩咐人备车,又走回来了,因为宣怀风在通电话,他就老实地在旁边等着。

  看着宣怀风把话筒放下,宋壬才开口,「宣副官,车已经……」

  才说了几个字,又突兀的一阵铃铃声,把他的话打断了。

  宣怀风和宋壬盯着那电话,不由失笑。

  宣怀风摇头,「不知道今天哪来这么多的电话。」拿起话筒,才说了一声,「这里是白公馆……」

  就听见话筒里黄万山的声音热情钻进耳中,「怀风,是我,万山。今天有没有空?」

  宣怀风说:「今天吗?有些事要办。」

  黄万山听了,语气中便多了一分失望和抗议,说:「说你是个大忙人,你还不承认。上次我做的东道,你本说来的,后来中途又推了。今日约你,你又推辞。」

  宣怀风问:「约我做什么?要紧事吗?」

  黄万山反问:「新生小学的事,你觉得是要紧呢,还是不要紧呢?说好了大家一块去新生小学看看的,难得约齐了,就差你一个,你去不去?」

  宣怀风一想,这事倒真是自己答应过的,问:「你们这钟点就往城外去吗?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