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191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便深深一鞠躬。

  那舞台上的风流身段,如柳枝般一摆,实在是摇曳生姿。

  宣怀风被她这么礼貌优美地一躬,反而不好发作,只好点了点头,道:「你好。指教不敢当,我是不懂戏的人。」

  不等绿芙蓉再开巧口,他已经把头转了回去,对年亮富问:「姊夫的午饭,吃完了吗?」

  年亮富道:「吃完了,吃完了。」

  宣怀风问:「姊姊最近,身子好吗?」

  年亮富说:「好得很,还叫你常常去看他。」

  宣怀风眼角余光瞥着那年轻靓丽的女子,很体贴地问:「我听张妈说,姊夫最近忙得很,常常晚上也不见人回家。这是工作太辛苦了吧?都快当父亲的人了,总不能不沾家,署里这工作要是太多,不如我帮姊夫向总长说一说,暂时给姊夫休一段假?」

  年亮富吓了一大跳,一边把张妈恨得咬牙切齿,一边摆手道:「不,不,辛勤公事,那是我处的职责。休假是绝对不必的,临时也找不到可以代替的人手,也添了总长的辛劳。」

  他现在能如此滋润风光,都靠头上那顶缉私处处长的乌纱帽。

  要是没有这权柄,那还得了?

  如此一吓,顿时惊觉家里那位大肚子的夫人的重要性,还有眼前这位小叔子三言两语的严重性。

  这些事他向来是知道的,在家里也对年太太再三敷衍,无奈这绿芙蓉实在太水灵,媚眼如丝,这阵子酥得他脑子都乱了,才作出光天化日带她逛公园坐露天雅座这种事来,竟被宣怀风抓了现行。

  心里那分懊悔,无法用笔墨可形容。

  年亮富几乎要指天发誓般的咬牙保证,「我今后一定每日按时回家。」虽然知道身边的绿芙蓉一定脸色不好看,但这个时候,他是绝不敢再把眼睛瞄到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去的。

  宣怀风敲打到这一步,也不好再说什么,问:「下午还有公务吗?」

  年亮富知道,这是催他快点回署里做事了。

  他身为一处之长,平日里不知受多少奉承,被宣怀风公事公办一番,心里大叫晦气。奈何这个小叔子,和他顶头上司白总长关系非同一般,这个瘪自己是必须吃的,还要挤出一脸欣然的笑容,点头说:「正是,我那边还有公务呢,要赶着回去办了。三弟,绿芙蓉小姐,公务在身,亮富不能久留,恕罪,恕罪。」

  宣怀抿说:「姊夫放心吧,我送她回家。」

  绿芙蓉冷冷瞅了年亮富一眼,把头扭到一边去了。

  年亮富一走,宣怀风目的也就达到了,估计姊夫至少会老实一阵子,他和宣怀抿本来就话不投机,更不想和那叫绿芙蓉的女子牵扯,说了几句门面话,就带着宋壬他们回包厢去,吃完饭,会了帐,惦记着和黄万山的约定,匆匆往西城门去了。

  

  这边露天雅座上,就剩了宣怀抿和绿芙蓉两人对坐。

  绿芙蓉固然心里不是滋味,宣怀抿心情更是恶劣,他和这二哥是天生的仇人,从小就被宣怀风处处压制,到现在,境况竟是越发可恨,看着宣怀风潇洒从容,被护兵亦步亦趋地跟着,如此矜贵,大感气愤。

  侍应上来收拾了桌上的残碟,询问是否还要点什么。

  宣怀抿摇摇头,摆手叫侍应走开。

  绿芙蓉有些惧他,见他脸色阴鸷,更添了一分小心,等了半日,才试探着说:「你既然不点吃的,不如我们离了这里。太阳越发大了,坐在树荫底下还是热,晒病了倒不好。」

  宣怀抿若有所思,好一会,才把眼睛微微往上一抬,盯着她问:「我叫你办的事,办得怎样了?」

  绿芙蓉踌躇道:「这事哪有这么容易?我试着哄过他两回,他都不肯尝。抽大烟倒也算了,海洛因的药效何等厉害,别人不知道,他一个缉私处处长,能不知道?」

  宣怀抿不耐烦道:「年亮富算什么玩意儿,你这样一个大美人都哄不了他,说出去谁信?我看你不是没本事,是没花心思。你到底是想着敷衍我,还是怎的?」

  绿芙蓉委屈道:「我这些天尽陪着他了,他要如何,便让他如何。在他跟前,我连胡同里那些下贱的女人都比不上。你还要我怎么样呢?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死了干净。」

  宣怀抿冷笑道:「真的想死,那就死干净点。不但你,连你老娘,连你妹妹,都一窝子的死干净才好。免得三日五日的来一回,求着我给东西过瘾头。那满口白沫在地上打着滚求人的模样,就不比胡同里的女人下贱了?」

  绿芙蓉脸色苍白,睫毛上顿时沾了一层雾气,擦了口红的双唇哆嗦了好一会,才软着声音央求道:「宣副官,您别恼,是我不懂事。您是肚里能撑船,胳膊上能跑马的大人物,何必和我一个戏子一般见识。只要是您的吩咐,我一定照办。」

  宣怀抿说:「这些奉承话,你留着灌年亮富的迷汤吧。我只和你撂一句话,这事就算再难,你也得给我办到。你也是个傻姑娘,你天天和他在一起,明着来不行,难道就不能暗着来?你这戏,都唱到猪脑子里面去了?」

  说着,把一根指头往女子下巴上一挑,哂笑道:「哭什么?赶紧擦了。让别人看见了,还以为我欺负你呢。你如今身价不同往日,听说天音园和你签了包月合同?是不是把白云飞的场子给占了?」

  绿芙蓉不敢拂他的意,忙掏出一块丝手绢,把眼角的湿意拭了。毕竟是唱戏的人,不过片刻,神色已经回复过来,慢慢地说:「天音园的合同是昨天才签的。」幽怨地看了宣怀抿一眼。

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宣怀抿硬要自己去占白云飞的场子。为了这事,还命令自己去陪了天音院的经理??两夜。

  那天音园的陈经理倒是见多识广,大概和女戏子走动很近,不似年亮富对自己那样百依百顺。开始说要白云飞那一场的位置,经理很是犹豫。白云飞在天音园眼里,可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。

  也是合着白云飞倒霉,最近常常生病。

  三天前似乎病好了些,勉强上台唱了一场,竟头一次被观众喝了倒彩。

  那经理瞧着白云飞像是不成了,又受着绿芙蓉的蛊惑,所以才签了合同,换了白云飞下来。

  绿芙蓉问:「宣副官和白云飞有过节?」

  宣怀抿冷冷道:「一个臭唱戏的,能和我有什么过节?不过是我那眼界很高的大姊、二哥,都很瞧得起他的样子。哼,他们瞧得起谁,我就要作践谁。」清秀的脸上带着一分令人心悸的残忍。

  绿芙蓉心里暗暗害怕,不敢再问,垂着眼睑只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
  过了一会,宣怀抿问:「你还坐着干什么?走吧。还真想我亲自送你回去?」

  绿芙蓉摇了摇头,婷婷站起来,怔了一会,又压低了声音问:「那东西,能再给我一点吗?」

  「怎么?」宣怀抿抬起头,戏谑地问:「这会就忍不住了?前天不是才给了你一包吗?你妈和你妹子就那么狠心,全部用了,没给你留下一点?」

  绿芙蓉低声下气地说:「留是留了,但那包就这么一点,我妈,我两个妹妹,还有我,实在是不够。今天回去了,瘾头发作起来,该怎么办呢?我还要给您办年亮富的事,总不能在他面前吐白沫满地打滚吧。」

  见宣怀抿不做声,她心里一紧,又加了一句,「我也知道这东西贵,不敢白问您要。我刚和天音园签的合同,有一笔定银,就当我向您买一些,还不成吗?」

  宣怀抿蔑笑,「有钱,你怎么不满大街买去,还要来求我?你以为这是随处可以买的货?实话告诉你,给你用的海洛因是加了料的,外国洋货配本土独门秘方,只有展军长手里有。你花大价钱从外面买的不管用,该打滚的时候,还是打滚。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