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209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林家世代经商,白雪岚严厉整顿进出口,触及商人利益,大兴洋行为了生存积极反抗,这是题中应有之意,无可厚非。

  白雪岚身为海关总长,要把公务办好,为国家效力,更是无可厚非。

  只是……

  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两个对上呢?

  这两个人其中的任何一个,宣怀风都不想看见他们出什么不好的事。

  想了片刻,便觉得心烦气躁。

  宣怀风索性不再想。

  想也无用,不偏不倚地办吧。如白雪岚所言,此是公事,无论私交。

  宣怀风在门外平静了一下,举起手,轻轻敲了两下,听见里面一个声音说:「请进。」

  宣怀风转头对宋壬说:「病房不宜人多,吵着病人休息不好,你们在外头等一等我。」

  上次宣怀风中枪在这里养伤,宋壬负责守卫,对这地方早就有一种亲切的熟悉感,又知道宣怀风要探望的是自己认得的白云飞,只是趁着宣怀风开门进去时,眼睛机警地往里一瞥,瞥见里面一个病人躺在床上,盖着白被子,旁边坐着一个人,瞧背影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子,看来没什么危险,便点点头,留在门外了。

  宣怀风进去,那坐在床边的女孩子才站起来,转过身,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瓜子脸,小鼻子漂亮直挺,眉目如画,五官都和白云飞极相似。

  她本以为敲门的是护士,见进来一个男人,有些意外,又有些羞,只好问:「请问您先生哪位?是我哥哥的朋友吗?」

  宣怀风说:「是的,他朋友。我遇见另一个朋友,告诉我说他病了,所以来看看。没打搅他休息吧?」

  女孩子忙说:「没有,没有。」

  白云飞正躺在病床上稍寐,迷迷糊糊间听见妹妹和人说话,醒了一大半,睁开眼说:「怎么是你来了?不该为我惊动这么多人,真是罪过。依青,这里没有茶,你给宣副官倒一杯热水吧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别乱忙了,我来探病的,不要反而让你们手忙脚乱。」

  走到床边,搬了一张木头凳子坐下,问:「你觉得怎么样了?」

  一边问,一边审视白云飞的脸。

  果然一脸病容,两颊瘦得微凹下去了,显得眼睛越发的大而黑亮,睫毛羽扇似的覆在上面。

  宣怀风忍不住埋怨,「上次才再三叮咛了,临分手时你是怎么答应我的?有什么不好,一定给我打个电话。你进了医院,我还要听奇骏说才知道。我姊姊还再三嘱托我照应你,让她知道了,一定被她骂个半死。」

  白云飞笑道:「你不要被这身病号服吓到,其实没多大毛病,就是着凉了咳嗽而已。本来用不着住院,是奇骏大惊小怪,非拉着我住。逼着我住院也就算了,怎么他又跑去当一回事的告诉你?真把事情越传越玄了。」

  那女孩子拿玻璃杯倒了一杯热开水过来,宣怀风道一声谢借了,太烫不能喝,随手放在床头的桌子上。

  白云飞说:「是了,你头一次见她吧。这是我妹妹,叫依青。依青,这一位是宣副官,为人很好,总照顾我,你快叫人。」

  白依青很文静乖巧,只是似乎不常见外人,有些怕羞,声音细若蚊鸣,说:「宣副官,谢谢您照顾我哥哥。」

  眼睛只盯着自己脚尖。

  宣怀风只有一个姊姊,倒一直很盼望有个妹妹,他一向是不轻易和陌生人接触的,从前性子也偏内向易羞,看见白依青清纯腼腆,心里便有些亲近,说:「什么宣副官,你愿意,叫一声宣大哥好了。」

  含笑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。

  白依青剪着平肩短发,前额留着密密的刘海,穿着女学生蓝色布袍子,脚上是一双平底女式黑布鞋。

  宣怀风见她这打扮,就知道她是正读书的了,问:「在哪一家学校上课?」

  白依青转头看看她哥哥,见她哥哥点头,又把头转回来,小声说:「京溪女校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那是一家好学校,天主教会办的,学习的风气很正。」

  白依青拘谨地答说:「是的。教我们的女先生,都是修女。平日在学校里住宿的学生,没有假条,不许出校门。」

  宣怀风问:「你们也有学数学课吗?」

  白依青点头回答:「有的。只是数学很难。」

  宣怀风笑道:「别的不敢说,数学上的功课,要是有不懂的,尽管来问我。我从前在学校来当教书先生,正是教数学。」

  白云飞说:「依青你真是运气了,这一位可是英国留洋回来的数学大师。还不快点谢谢老师。」

  白依青大喜,赶紧道谢。

  和宣怀风顿时熟了几分,没开始那么怕生了。

  三人正谈着,忽然从病房白布屏风后面,转出一个人来,看见了宣怀风,就说:「你这么快就来了?」

  宣怀风一抬头,原来是林奇骏。

  他刚进门时没见到林奇骏,以为他出去为白云飞拿药还没回来,没想到他已经回来了。这是医院最高级的病人套房,屏风后面还连着一间盥洗室,估计林奇骏就是从里面出来的。

  白云飞问:「你洗个苹果,怎么洗了这么久?」

  林奇骏抬着手说:「你看,这医院的水管真要命,水龙头一开,乱溅了我一身,我只好在里面找了你一件衣服换上,幸亏我们身量差不多,不然只能穿着湿衣服了。」

  白云飞问:「那苹果呢?」

  林奇骏一拍额头,不禁笑了,说:「换了衣服就忘了苹果,放里头篮子里了,我真是丢三落四。这就去拿过来。」

  转身又走了回去。

  不一会,拿着一个洗得油皮发亮的很大的苹果回来,把另一手里的水果刀晃了晃,说:「我来削皮。」

  白依青抿嘴笑了,用糯米似的细软声音说:「早知道要削皮,就不必洗啦。」

  林奇骏说:「还是要洗的。不洗,那皮上面有灰,手蹭到灰,削皮的时候又蹭到灰上,碰到果肉,还不是脏?」一屁股坐在白云飞床边,低头快快地削起来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