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212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探过了白云飞,宣怀风从高级病房里出来,下楼的时候,始终有点放心不下黄万山,又绕到黄万山的病房里,悄悄推了门,探头往里面看。

  屋子里很安静,黄万山躺在床上,看模样是睡过去了。

  床边坐着一个女孩子,拖着长辫子,因为侧着身子,只能瞧见小半边脸,应该就是黄万山的妹妹。

  这也真是巧。

  他两个朋友,刚好住同一家医院,而身边都带着一个亲妹子。

  承平也在病房里面,因为无事,正拿着一份报纸看,发现门开了,看见是宣怀风,就把报纸往桌上一放,站起来打算过去。

  宣怀风连忙摇摇手,要他不要说话,免得吵醒了病人,做着口型,又轻轻打个看得懂的简单手势。

  你照顾着,我先回去了。

  承平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
  宣怀风就把门重新带上,领着宋壬他们走了。

  宋壬跟着宣怀风坐在林肯汽车后面,问:「宣副官,该回公馆了吧。」

  宣怀风看看表,说:「才两点钟,这么早回去也无事。昨天找不到那位奥德里奇?布朗,我留了话,说今天要再拜访的。先去那里吧。这是正经事,不能耽搁。」

  司机便把车开到了绿柳河旁那栋小别墅门前。

  他们下去按了电铃,门打开,又是昨天那个老妈子。

  一问,那布朗医生竟然又出门去了。

  宋壬说:「运气真背。这洋人就是不识礼数,知道我们昨天来过,又留了话,今天怎么又出门?」

  瞪着那老妈子一眼,问她,「我们昨天留下的名片,你给了你们洋老爷没有?」

  他身上煞气大,老妈子是怕他的,忙点头说:「给了的。」

  宋壬指着宣怀风问她,「这一位昨天和你说的话,你也一并说了?」

  老妈子点头,「说了的。」

  宣怀风见那老妈子怯怯的,反而不忍,笑道:「是我们运气不好,唬她干什么?这是国外有名的医生,公务上很忙也是有的。彼此不认识,要别人闭门在家只管等我们过来,那也太自大了。刘备请诸葛亮,也要三顾茅庐呢。」

  宋壬说:「您可别恼,我要驳您这一句了。这洋人能和诸葛亮比吗?诸葛亮可是活神仙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能救命的就是神仙,布朗医生的本事,能救那些吸毒品的人的命,也算神仙。」

  说完,从口袋里掏了一张五块钱,赏给那老妈子,说:「如果医生回来了,请转告他,今天我们又来了,不巧没遇上。我们是诚心求教的,明天再来拜访。」

  老妈子得了钱,欢欢喜喜地应了。

  两人走转回来,重新上了汽车。

  宋壬屁股一挨坐垫,就说:「宣副官,这次您可真要回家了。我们一大早出来,还没和总长打过招呼呢。要是回去晚了,他不骂您,只指着我骂。」

  宣怀风好笑道:「这才几点,我办的是他要我办的公务,又不是出去浪荡。他能骂什么?不过你都这样说了,我们就回去吧。这钟点,总长八成还在海关衙门里办公呢。」

  不料汽车开回公馆,入门就有听差报告,说总长已经回来了。

  宋壬摊着手,对宣怀风说:「您看,让我说对了。您还说八成在衙门里办公,我倒猜他八成是在这里守株待兔呢。」

  宣怀风笑道:「你这阵子大有长进,连成语都用上了,跟了哪一位夫子学的?」

  宋壬说:「我哪有这闲工夫,这不都跟着您在外面溜达吗?这兔子的故事从前听过,很有趣,便记住了。我不和您说了,快进去吧,总长要等急了,可有我好瞧的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既然是守株待兔,就让他守着好了。那兔子是迷了眼才撞树桩上的,我眼睛又没迷。偏要在这大门吹一会风。」

  宋壬以为他说真的,急得两道浓眉挤到一块。

  宣怀风呵地一笑,落落大方地进去了。

  到了书房门前站住脚,眼睛还没往里面谈,就听见白雪岚的声音从里面很有威严地传出来,「出去野了一天,回来还想溜吗?快滚进来,我要打你几下屁股。」

  说到最后一句,语气里却泄露了笑意。

  宣怀风便风度翩翩地跨进门去,耸耸肩,说:「我出去忙了一天,没功劳也有苦劳,凭什么挨打?」

  白雪岚说:「凭你丢下我一天,这么大的罪过,不挨打说得过去?本来早上要起来的,被你骗着又睡下了,结果等我醒来,你早跑了。一出去就混一天,说说,你跑哪里去了?就算有事,也该打个电话回来说一声下落。」

  他坐在办公桌前,在宣怀风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掷了钢笔,两手合在一起,把手肘竖在桌面上,抬头打量着宣怀风。

  宣怀风笑着说:「是有些对不住,事出忽然,我怕耽搁,匆匆就出去了。后来那些私人的事办好了,我又想起公事来,再去拜访了那位布朗医生。可惜他又出门去了。」

  白雪岚把手清脆地一拍,英俊的脸颊逸出笑来,说:「你们缘吝一面。你去他家吃闭门羹的时候,他正在这里坐着呢。你看,桌上那杯咖啡就是他喝的。」

  把下巴一扬。

  宣怀风转头去看,一旁两张软沙发围着的矮桌上,果然就放着两个残剩了咖啡的外国瓷杯,惊喜道:「他竟然亲自过来了吗?你和他谈得怎么样?」

  白雪岚说:「这人看来不错。他说昨天回家,听底下人说有一位海关的官员来找,提到要办戒毒院,他就很高兴。他在国外研究的专长,就是这方面的,可惜中国肯花真功夫做这件事的人很难找,他在几个城市逛了这些时候,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施展所长。故此他很沮丧,正打算回他的国家再继续研究,刚巧你就找上门了。所以他等不了,今天主动上门来了。」

  宣怀风眼睛黑亮,兴奋地说:「这真是一个好消息。还谈了别的吗?」

  白雪岚横他一眼,反问他,「还能谈什么?我英文又不好,他又不懂法文。勉强凑合着谈了几句,只好约下次我副官没逃家的时候再见面谈。你要是没出去,今天说不定就能谈成好多举措来。你说,该不该狠狠打你几下屁股?离着这么远干什么,过来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」

  宣怀风如今哪里怕他,潇洒地走过来,翘臀往桌边上一挨,两手环在胸前,视线微微朝下,落到坐着的白雪岚脸上,叹了一口气,问:「真要动手打人吗?就算要挨打,至少先让我吃点东西。」

  白雪岚一把拉了他,就拽到自己怀里,逼他坐在自己腿上,沉着脸问:「这都什么钟点了,还没吃午饭?该死。宋壬也是个吃乾饭的,他就不知道看住你。你也够可恶的。」气得在宣怀风项颈上咬了一口。

  一边咬得宣怀风直蹙眉,一边伸手扯摇铃,等听差进来了,才像沉迷于撕扯猎物的野豹终于大发慈悲的松了口,抬起头说:「叫厨房快弄点吃的来,不要太荤腥,不要伤胃的辣东西,要软和一点的菜。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