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215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白雪岚盯着他脸上表情,问:「怎么样?」

  医生摇了摇头,说:「等一下。」

  把听头挪了挪地方,听了一会,又对宣怀风说:「麻烦你,掀一下后背衣服。」

  再把听头塞进宣怀风后背衣服里,贴在后背上,挪了几个地方,细细听了半晌。

  然后才收了听诊器。

  白雪岚问:「到底怎么样?」

  金德尔医生笑着说:「你的这位朋友,肺部很健康,并没有肺病。」

  白雪岚说:「你检查清楚了吗?」

  医生瞧他的神色不好,自然小心起来,沉吟着说:「我再看看。」

  转头对宣怀风说:「劳驾。」

  要宣怀风把睡衣前襟的两颗钮扣给解了,露出玉般白皙晶莹的胸膛来。

  白雪岚脸色一变,猛地想起这是医生检查病人,只好强忍了,像挨鞭子似的瞪着眼站一旁看。

  医生把左手覆在宣怀风胸口上,右手中指曲起,敲打左手的中指指节,一边打,一边听着。

  半晌,把手收回来,请宣怀风仍旧把钮扣扣上,对白雪岚说:「检查清楚了,肺部健康。」

  白雪岚说:「不行,你再仔细查查。」

  医生很无奈,只好又问宣怀风诸如「有没有咳嗽?有没有胸疼?」的问题。

  宣怀风都摇头说没有。

  医生又伸手探额,说:「也没有发烧。」

  把头转回来,对着白雪岚很郑重地说:「我给人看病十来年了,就看的肺病专科,别的不管说,至少这位先生是没有肺病的。」

  白雪岚今天却偏偏执拗得要命,还是说:「他刚刚在医院里和肺病的病人待了很久一段时间,恐怕已经传染了。我知道这种病,是有细菌作祟的,最容易传染。」

  医生想了想,便问:「请问那位病人,是哪种肺病呢?如果是肺结核,那需谨慎一些。」

  宣怀风忍不住说:「我那朋友是感冒引起的肺部发炎,体质不好,所以咳嗽虚弱。医院里检查过的,绝不是肺结核。」

  白雪岚坚持说:「就算不是肺结核,别的肺炎,也会害死人。」

  医生已经大致明白了,笑道:「这一位把肺炎想得太可怕了。一般的肺炎,只是球菌传染,球菌生命力弱,不容易传染给探病者。要是结核杆菌,那就不同,结核杆菌的传播力强。而且床上这位先生,我已经检查过的,现在确实看不出一点毛病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本来就没有毛病。」

  瞥一眼白雪岚。

  有毛病的,估计是这一位。

  白雪岚却不肯干休,很有威严地说:「现在看不出毛病,要是过几天才显出来,那怎么办?你是医生,总要开点预防的药。不然,他要是有什么事起来,我可要找你。」

  宣怀风又好气又好笑。

  这人真是既执拗,又蛮横。

  对着人家医生,也是一副只以他为尊的强盗口气。

  好歹也是去法兰西留学过的人,何以在这种问题上愚顽至此。

  不过看了一下肺炎病人,就如临大敌,观念和乡村疑神疑鬼的老朽一样落后,竟不知科学为何物了。

  亏他还和自己大谈达尔文进化,论肉食动物和素食动物。

  骨子里原来如此刻板。

  金德尔医生遇到这个魔王,也是很头疼,又知道他不可得罪,只好唠唠叨叨,用拗口的中文和他解释了半日,说了一堆细菌传染之类的专业名词。

  白雪岚手一挥,截住他说:「我不管,总之你要给他开一些药,保着让他不染上肺病。你不是城里有名的看肺病的外国专家吗?你尽管开药,诊金我加倍的给。」

  医生无法,只好开了一些维生素之类的药。

  白雪岚这才放他走了,临行之前,又对医生说:「这最近,他要是有什么不舒服,我必然叫人去请你的。到时候不管多忙,务必请先照看我这一位。」

  医生说:「一定,一定。」

  苦笑着戴上圆礼帽,拿着双倍诊金,提着小药箱告辞去了。

第六章

  医生走了,房中又安静下来。

  宣怀风经过这么一番事,才明白白雪岚用热毛巾烫自己,竟是为了怕他传染肺炎,要给他消毒。

  此举可说是关心情切,又可说是无知可笑。

  外国杂志上说的热水消毒,指的是烧开的水,这热毛巾能顶什么用?

  但白雪岚出自关心的本意,则是肯定的,就是又太独断独裁了些,而且刚才又烫得人难受。

  宣怀风思忖了一会,觉得白雪岚在可怪可不怪之间,而自己又在可气可不气之间,这样的情况,既不是大吵,又不算和顺,上下都不到头,最是尴尬不自在,余波絮绕,倒像踩在胶水上一样黏黏糊糊的不痛快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