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234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白雪岚冷冷地说:「你倒和他熟悉得很,他心里想什么,有什么意思,你都知道。」

  这话就重了。

  宋壬半日不敢做声,后来,才试探着说:「总长,您还是给句指示,我好办事。」

  白雪岚问:「指示?我给什么指示?」

  宋壬说:「宣副官要到海关衙门去,您是答应,还是不答应?」

  「我答应不答应?」白雪岚冷笑着说了一句,稍一停,陡然把手里的卤肉包子往地上一丢,霍地站起来,瞪起眼睛,「不答应管个屁用!时时刻刻看着,他还不是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和旧情人私会?老子是瞎子,你们一群也是瞎子!妈的!王八羔子!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老子操的什么咸淡心!我算明白了,苍蝇不抱没缝的蛋,他不是这样的混蛋,姓林的也勾搭不着!好呀!他喜欢那姓林的小白脸,不用瞒着,尽管明明白白的去!老子一概不管!老子不伺候了!」

  一番雷霆怒骂,吼得宋壬这大嗓门的山东大汉都缩了身子。

  白雪岚手一扫,满桌早饭哐哐当当,砸了一地瓷毁玉碎,肉汁横流。

  越骂越怒,字字犀利夺魄,指着小饭厅门外,对宋壬说:「你去告诉他,以后他爱上哪,就上哪,爱和谁说话,就和谁说话。他不是要人权,要自由吗?我给他!」

  他却不知道,宣怀风此刻正在小饭厅外,和他只隔了一扇墙,不劳宋壬转告,字字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宣怀风刚才要宋壬去备车,坐在房里,慢慢又想得缓和了点,不再像刚起床时那么生气。思前想后,终是自己隐瞒在先,向白雪岚认个错也是应该的。

  找了个听差一问,才知道白雪岚在小饭厅里吃早饭。

  他在外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,刚要走进去,便听见白雪岚不留情面的一通怒骂。

  白雪岚中气十足,一吼起来,屋顶簌簌作响,那些话,每个字都似炮弹一样蹦进宣怀风耳朵里。

  听见「和旧情人私会」,宣怀风先就身子一颤,顿时愣了。

  怔怔听着。

  至后面「苍蝇不抱没缝的蛋」云云,宣怀风一边听着,一边太阳穴突突直跳,眼前一阵发黑。

  他的罪过再大,不过是和林奇骏见了一面,何至于受如此侮辱?

  宣怀风越听越气,气血翻涌,想冲进去找白雪岚对质,却一点劲儿也使不出来,膝盖也觉得不受力,伸出一只手在墙上撑着身子。

  正艰难地低喘着气,听见里面宋壬战战兢兢地应了几声是,说:「总长,您要真的说不管……那……那我就办事去了。」

  宣怀风知道宋壬会从里面出来,绝不肯撞上他,拼着最后一点力气,猛地转身冲进月牙门后。

  他顺着月牙门出来,也不知道脑子里想什么,眼前似乎浮着一块一块的云,在假山那怔怔晃了一圈,不知不觉绕回了小院。

  宋壬回到房里,找不着他,正在焦急,见他远远沿着水边草地上过来,忙迎上去说:「宣副官,你到哪去了?让我好一阵找。汽车准备好了,是现在就去吗?」

  宣怀风发懵站着,看着他的嘴一开一合,后来被宋壬在肩膀上一拍,才惊醒似的,看了宋壬脸上一眼,说:「那就去吧。」

  汽车到了海关衙门停下,司机过来开了车门,宣怀风从车里钻出来,抬头一迎那炎日,满眼金星,身子在原地晃了晃,立即又站稳了。

  怔怔站了片刻,渐定下神,才整了整衣襟,踏着及膝羊皮军靴往里走。

  「宣副官好。」

  「宣副官,您来啦?」

  海关总署一楼办事大厅,不少往来的职员都停下来和他点头打招呼。

  他一一颔首,不知为何,脸上竟还懂得微笑。

  宋壬到了海关总署,算是到了白雪岚的领地,也就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地贴身跟着了。宣怀风独自到了楼上副官办公室,一扭门把,居然锁上了。

  幸亏这钥匙除了孙副官,他也带着一把,掏出来把门打开,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。

  休息片刻,渐渐地觉得什么在心底要涌上来,触到很痛的地方,赶紧叫自己不许乱想了,霍然站起来,把房门打开,冲着对门的内勤部问:「今天要交总长阅览的文件,都送过来。」

  内勤部里有人回答了一声。

  不一会,一个面生的年轻职员抱了一叠东西,小跑过来。

  宣怀风说:「都放我桌上。」

  职员就照办了,厚厚一摞,都堆在宣怀风桌上。

  宣怀风回去坐了,扭开墨水盖子,掏出口袋里爱用的那枝钢笔,吸足了水,一份份文件分门别类放好,在小纸条上写了建议,一张一张粘上。

  一口气做了两个过钟头,脖酸眼涩,觉得口渴,放下笔,便去外面走廊尽头的热水炉里,倒了一杯热水。

  他端着热水往回走,离着副官办公室门不远,隐隐见到一个人影站在自己桌旁,似乎低头看着自己刚才弄的文件,倒有点像白雪岚。

  宣怀风心如死灰复燃,骤然剧烈一跳,虽记得早上听的那些绞心的话,可那一刻胸内似冰似火,竟有些不听理智的指挥,压抑着激动,往房里一探身。

  那人转过身来,笑道:「好勤快,你今天到得比我早,居然把公务都做了八九分。」

  原来是孙副官。

  宣怀风看清楚是他,胸腔里那颗狂跳的心顿时没了热度,微红的脸颊转白,又怕这通透聪明的同僚看出蹊跷,强颜笑了笑,说:「早该回来做事了,前阵子我不在,辛苦了你。」

  孙副官说:「我们之间,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。」

  他是白雪岚心腹,也和宣怀风一样住在白公馆里的,今天白雪岚在小饭厅发那样一场大怒,怎么会没听见风声。

  现在见了宣怀风的模样,心里更明白几分。

  对于上司白雪岚惊天动地的爱情,这位下属向来是敬而远之,能避则避的。

  因此也很守本分,并没有多问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,和宣怀风说:「既然你来了,我也不和你客气,烦你先把这些公文做了。新的禁烟禁毒条例,那是总理指定要办的事,不好拖延。我先去档案室取一些政府的旧例来,等你做好了这些,我把资料整理了,请你参详一二,如何?」

  宣怀风点头说:「就这样办。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