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第239章

书名:金玉王朝   作者: 风弄   

  宣代云指着东边那用鹅卵石围了边的一圈花圃,说:「那几株天竺葵,劳驾你调理一下,松松土。八月了,这花是要小心根部通风的。往常都是我自己做,如今实在弯不下腰。」

  张妈正泡了香茶过来,刚巧听见了,插嘴说:「那花谁弄不行,叫个听差不就得了。小少爷难得回来,偏叫他做这些脏兮兮的活计。」

  宣代云说:「你知道什么?花根娇嫩着呢,听差不懂,就知道瞎弄,反而给他们摆布死了。去年我种的芍药,不就是年贵乱糟蹋掉了三株?过年时你姑爷喝醉了酒,耍起酒疯来,又给我砸了一盆去。真气死我了。」

  张妈说:「听差不懂,我给你叫个花匠来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不要麻烦,我别的不行,给花松松土还是可以的。只是要找个趁手的工具。」

  张妈赶紧找了个花匠常用的那种小铲子过来。

  宣怀风接了,蹲在花圃旁,细致地松了一番土。他母亲在世时,也是个爱种花儿的,在宣家老宅里种了不少时令花卉,到了春夏之际,格外开得喜人。

  宣夫人早逝,宣司令虽是个野蛮的军阀,对这位大家闺秀出身的夫人倒真的一片深情,连她昔日种的花草也保留着,请匠人细心照顾。宣家姊弟知道那是母亲留下的,自然也很爱护,寻常种花的功夫,也略懂一些。

  宣怀风松了土,想着天竺葵到了这月分,还是要小心灼伤叶子的,便又去找了几根长杆子来,插在泥土里,摆个小遮阴架子,斜护着姊姊种的天竺葵。

  这才走过来。

  两只手上沾了不少泥,便把两手在半空里举着,四处打量。

  张妈知道他要找水洗手,忙说:「小少爷,到这里来。」

  因为年亮富在屋子里睡着,不想惊扰他,就引宣怀风进了西边一间小厢房,用铜盆端了一盆水,搁在木架子上,说:「我看你也出汗了,趁空擦把脸。」

  要找毛巾给宣怀风用。

  到处一看,这小厢房里却只有一条半旧不旧的毛巾搭在柜头,看起来黄中透黑,也不知道谁用过丢这的。

  张妈哪肯让小少爷用这种脏东西,赶紧到隔壁房间去找干净毛巾。

  宣怀风自顾自把手往铜盆里一伸,刚要触到水面,忽地瞥见手腕上白雪岚新送给的金表,心忖,可不要弄湿了。

  捻着两根没沾泥的指头,先把金表小心翼翼地解下来,放到木架子边上。

  这才把手伸进铜盆里。

  清清凉的,沁脾宜人。

  张妈拿着一条干净的白毛巾回来,宣怀风接了,自然而然地往铜盆里放,张妈忙哎了一声,拦着他说:「不行不行,这水脏了,怎么能洗毛巾擦脸?我再打一盆来。」

  宣怀风说:「好麻烦,早知道,我自己去自来水管那里洗了。要你这样端来端去。姊夫花了这么多钱买新家具,其实还不如花点钱把自来水管铺一道,家里用水也方便。」

  张妈说:「怪不得姑爷,那些洋玩意,好是好,就是装起来麻烦。前边已经装了一个水龙头子,能用就好了。不就是多走两三步路吗?」

  忽然,听见宣代云在外面叫,「怀风!怀风!你快出来。」

  宣怀风从窗边探头一看,本来坐在院子里藤椅上的宣代云,不知遇了什么事,已经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站起来,一手撑着腰,一手捏着一份报纸,眉心皱起来,正朝着厢房这方向叫他。

  宣怀风吓了一跳,唯恐她是哪里不舒服了,忙忙跑出来,紧张地问:「怎么了?是不是肚子疼?快坐下,小心摔着。我这就叫医生来。」

  宣代云说:「叫什么医生,我并没有哪里疼。你快看看这报纸上写的。」

  把报纸递到宣怀风眼前。

  宣怀风看她这样郑重,下意识地想,难道报纸上又刊登了白雪岚什么不好的事?

  旋即又生出一丝恼火。

  这些报纸,真是太可恶了。

  白雪岚为国家做了这么多实在事,无人赞扬。

  在码头上镇压几个奸商,那些记者却盯着不放。

  岂有此理!

  宣怀风在心里暗骂,接过报纸,展开一看,顿时怔了怔,原来不是他和白雪岚常读的社会报纸,却是一张专门说梨园优伶的,名叫《红伶快闻》的小报。

  这种小报,常常是爱捧角,爱听戏的有闲的太太先生们爱看的。

  想不到宣代云也订了一份。

  宣代云很是关切,脖子伸过来,指着那上面一处,说:「这里!」

  标题很是醒目,还套了红,显然是这小报上的重大新闻,一行过来,写着『着名伶人白云飞身患肺炎,病危入院!』

  正文也不知道是哪一位自命风流的老学究写的,洋洋洒洒,先把白云飞舞台上的光辉铺陈了一番,然后笔调一转,便大哀天妒英才,梨园失色,白云飞身染重病,垂危入院,戏迷洒泪。

  又提到人走茶凉,人生长叹,白云飞一住院,天音园已经另签合同,让一名唤作绿芙蓉的天津女艺术家代替之。

  不过写文人对那位绿芙蓉小姐,倒不抱太大偏见,诚恳地表示去听了一回,深有得益。

  宣怀风匆匆看完,淡淡一笑,说:「这种报纸,写得乱七八糟,文不成文,词不成词,无聊透顶。」

  宣代云气得一把扯了他手里的报纸,磨牙道:「谁要你评论人家的文章。这人居然得了肺炎住院了,这可怎么办呢?亏你还坐得住,你们不是朋友吗?朋友住了院,你还不痛不痒的。」

  正不高兴时,恰好张妈拿着拧好的干净毛巾过来,请宣怀风擦脸。

  宣代云便对张妈说:「我上次叫你去白老板家里送药,你到底是怎么搞的?」

  张妈惊讶地问:「不就是送过去了吗?」

  宣代云说:「怎么他住院了,你去了他家,都不知道呢?」

  张妈一撇嘴,讷讷说:「我是送东西去的,人家长辈出来接了,事情就办完了,难道我还要抓着人家问根问底不成?我怎么能知道他住院了?」

  宣代云瞪她一眼,恼道:「看看,你还顶嘴!」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